面對頂新魏家的黑心油事件和購買帝寶豪宅案,聯經這回怎沒閙內戰1,而是口徑一致地痛批:
  聯合報社論 2013.11.23 九十九比○:銀行是否看見自己的冷血
  經濟日報社論 2013.11.25 帝寶貸款戳破鮭魚返鄉投資的假象
  黑心油商2黑心台商3,做了人神共憤之事,當然都要口誅筆伐!不可像旺中4包庇銀行財團:
  工商時報  2013-11-22 拜託來銀行借錢  
  中國時報短評 2013-12-03 立院幫卡奴倒忙5  
  是嗎?那如前評【證嚴告誡魏應充?2所言:
  證嚴有何資格告誡魏應充?
  慈濟是「台灣之光」,證嚴又是慈濟上人,魏應充是慈濟(下)人,證嚴當然有資格告誡魏應充!
  可惜又一個「台灣之光」隕落了,號稱用「大愛」做「慈濟」的菠菜麵也中鏢染綠。上樑不正,如何正下樑?
  你在抹綠慈濟!菠菜麵是五木代工,自己送驗未檢出銅葉綠素。別啥事都無限上綱往上(人)扯!
  是嗎?頂新的油也購自大統,自己送驗也未檢出銅葉綠素。那呆歹灣人為何啥都要馬負責呢?
  誰叫他姓馬,全台馬桶不通,馬當然要負責!
  那慈濟醫院也叫「慈濟」,為何用廉價藥品、趕病人出院、還全台炒地,這有違證嚴「大愛」「慈善濟世」之初發心!
  有愛就有恨、有善就有惡,慈濟若無健保給付,單是醫院就會花光全年幾十億善款、別想在全球行善在台播大愛,可如今健保快垮了、慈濟醫院怎能不行惡叫人恨呢?
  此即神聖宗教世俗化之代價,出世的佛教入世成人間佛教之難免!
  所以別被媒體的分67假象給蒙了,依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一貫的依理性專業事實戲(謔評)論之原則,聯經這回如上回反媒體壟斷、都是藉民粹8在反旺中/馬/共。聯合報的反共立場人所皆知,經濟日報社論主筆馬凱又加反馬。魏家只是倒霉,被打落水狗而已。
  相關資料
1.詳參【圖博館】:聯經改內戰  
2.詳參【圖博館】:證嚴告誡魏應充?
3.詳參【圖博館】:兩岸經貿()  妖魔化陸資?   
4.詳參【圖博館】:自作孽  
5.詳參【圖博館】:債務解放條例  地下錢莊
6.詳參【圖博館】:媒媒 
7.詳參【圖博館】:名嘴內鬥 
8.詳參【圖博館】:民粹
 
    打落水馬:戰爭瘋炸71/99
 
除非落井下石
憑咱的狗爬式
別想打落水狗
咱就不了台灣馬(英九)
怎就任人騎任人啐呢
 
狗兄不知
你們是寵物
台灣雖是孤島
但可不孤陋寡聞
能跟上世界動保法
有誰敢打落水狗
但馬就不同了
台灣民粹欠西方馬術傳統
善馬只能被理性政治人騎
 
人性不分東西
民主都變欺善怕惡的民粹
人性不是東西
民主都變欺善怕惡的民粹
連世界民主的典範 美國
美國(歐巴) 馬靠民粹當選
只有留美的政治模範生
台灣馬才會堅持走正道
可惜模範生終不敵民粹
 
九十九比○:銀行是否看見自己的冷血【聯合報社論2013.11.23 
 
  前一天,傳出頂新魏家購買九戶帝寶豪宅獲得銀行九成九的高額貸款,僅花了千萬本金即坐擁十幾億豪廈。後一天,傳出一個單親媽媽買到法拍凶宅,六家銀行竟無一家願意貸款給她,最後她被迫棄標,連半生積蓄四十餘萬元也幾乎悉數賠光。
  天堂與地獄,對比如此鮮明。這兩宗個案反映的不僅是台灣社會兩個極端的遭遇,也說明體制如何成為擴大社會貧富差距的幫兇,更成為扼殺庶民爭取翻身機會的路障。如此深淵般的落差,令人聞之驚心。
  九十九比零的貸款比例,暴露的是銀行「遇富則諂,遇貧則刁」的天性,一切唯利是問,不帶任何人性。且看,以頂新魏家之驚人財力,要掏出十三億現金一次付清,根本不需要皺一下眉頭;但銀行卻只要求他們提出一趴約一千萬的自備款,另百分之九十九全由銀行提供貸款。相對的,單親媽媽莊明玉省吃儉用八年存下四十五萬元,標到兩百七十萬元的法拍屋,跑遍六家銀行,竟沒有一家願意提供分毫貸款,包括聲請法拍那間房屋的銀行在內。
  我們當然知道是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也知道銀行的本質就是逐利,知道放款比例的前提主要是取決於客戶的信用及還款能力;出於這樣的考量,讓頂新魏家獲得九成九的房貸,倒不難理解,其間也可能附加了其他業務貸放條件。然而,必須質問的是:時代已進入廿一世紀,如果銀行仍只懂對富人「錦上添花」,卻一味對貧者「雪上加霜」,這種心態和十六世紀「割肉抵債」的威尼斯商人時代有何兩樣?
  單親媽媽誤購凶宅最後弄得血本無歸的故事,不只令人感到心酸,更讓人對體制的冷血感到憤怒。第一,到了廿一世紀,銀行竟還殘留著「凶宅就不能貸款」的觀念,不僅迂腐,更助長民間迷信。無論這是明文規定或非明文的潛規則,銀行公會都應設法破除。第二,銀行法拍隱瞞凶宅真相在前,法院代拍未善盡告知責任於後,但兩者事後又不幫忙當事人解決問題,前者拒絕貸款,後者造成其不堪承受的實質損失,這已構成「體制殺人」,但銀行與法院卻均無歉意。第三,莊明玉被沒收的四十萬標金是她八年的存款,一個打零工的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子女,要極度省吃儉用才能每年存下五、六萬元積蓄;但在無情的體制下,瞬間就可以把貧家多年的努力一口吞滅,多麼冷酷!
  也許有人會說,法拍屋是內行人才能玩的遊戲,莊明玉不明就裡即輕易嘗試,她自己也要負責;也許有人會說,銀行就是營利事業,極力追逐利潤就是它的一切目標。話雖如此,但如果企業眼中只有利潤而沒有社會責任、倫理或正義,人類可能進步嗎?如果企業或公務員只會墨守成規以求自保或自利,而不設法就事論事解決問題,社會如何可能追逐公義?
  一銀對頂新魏家的九九貸款,雖然不符社會正義的期待,或仍難謂違反法度;但是,看看劉政池侵占陽明山國有地一案,農民銀行當年在明知擔保品僅值一千萬的情況下,竟違法核貸了八千多萬元。如此超乎常情的作法,不就是因為背後有人關說作保,政治因素引導了銀行的判斷。及至後來劉政池無法正常繳息,為農銀留下近八千萬元的呆帳,這樣的風險,不正是銀行「遇富則諂」必須吞下的後果嗎?
  在這波食品風暴中箭落馬的,不少是平日行事高調的大企業,讓社會對於企業家的信賴大打折扣。正因如此,我們也要特別提醒銀行界謹慎行事,切勿忘記自己的社會角色;金融事業不應該只是一場追逐利潤的金錢遊戲,更不該只是富人勾肩搭臂相互交好,卻把窮人關在門外於不顧的冷血行當。就算台灣無法出現尤努斯在孟加拉創辦「窮人銀行」那樣的理想境界,但銀行在日常營運中保持幾分人性、保持幾分悲憫、保持對庶民需求的理解與尊重,都能為更多人帶來生命的希望。
  魏家的億萬豪宅獲得九十九%的貸款,而單親媽媽標得的法拍凶宅卻連遭六家銀行悍拒貸款,致令其半生辛苦積蓄全部泡湯,這真是讓人憤慨的相對剝奪。請問:銀行業連一點救濟管道都沒有嗎?
  回應
  真不知道有些人還有這篇社論胡亂抱怨什麽。資本主義社會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有哪一家銀行膽敢貸款給窮人,那我一定把錢都從他們銀行全部提出來,換一間有常識的銀行去存。
  銀行一段時間就要打「呆帳」,「呆帳」來源大約是大官、民代、及有錢人為大宗,因為小民若欠錢,銀行早就想方設法來追了。如果魏家和許多巨富一樣也垮了,過去巨富常有一夕間天堂變地獄,這例子很多,呆帳後那麼九間帝寶就是全民買單了。(楨:2008全球金融危機便由美二房引起。詳參【圖博館】:美國詐騙 啥是連動債
  其實要銀行變"熱血" , 一點都不難 , 只要聯合報願意為那些從銀行借不到錢的人做擔保.敢嗎?不要自己不會去做或不敢做的事 , 卻要求別人去做 , 還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
  銀行是否願意貸放完全看借款人的信用,也就是看借款人的"還款能力" 媒體要"審判"就要"專業",不要耍"民粹"!
  打仗時候,有無聽說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如果銀行都是慈悲為懷到時候倒閉時不知找誰當靠山,到時候說政府來救又被罵到臭頭,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做生意風險都很高更何況是銀行的借貸業務,你怎麼知道對方不還錢,景氣差銀行自然會收傘,除非政府要擔保..但這位單親媽媽和一些局外人包含法院都出現些似是而非的言論加上媒體加油添醋,如果銀行競爭環境沒這麼激烈,如果媒體也沒競爭這麼激烈,為何老是有人要譁眾取寵落井下石?到醫院看醫生護士不爽,存錢看銀行臉色不爽,看到政府怠惰不爽,看誰都不爽,其實如果換成是你在那個職位,或許就能飲水冷暖自知..找出問題來源,提出解決方案對症下藥,罵於事無補..
 
帝寶貸款戳破鮭魚返鄉投資的假象【經濟日報社論2013.11.25 
 
  據報導,最近爆出黑心油事件的頂新魏家購買九戶帝寶豪宅,居然獲得銀行九成九的高額貸款,引起社會極大關注。頂新康師傅在大陸奮鬥的傳奇故事,是台商開拓大陸市場的最佳範例,2008年馬英九總統上任後,頂新集團高調回台投資,更是政府積極吸引大陸台商鮭魚返鄉的樣板,但帝寶豪宅貸款卻戳破了台商回台投資的假象,政府必須高度關注並防範類似案例對當前兩岸政策所造成的負面觀感。
  台商在大陸經營事業有成,衣錦還鄉投資台灣,乃理所當然,也應給予鼓勵。頂新魏氏家族被美國「富比士」雜誌評為台灣第三富,家大業大,在台灣購置豪宅,亦無可厚非,但關鍵在於,擁有龐大事業集團、身家數千億新台幣的巨富,居然是用極低的利息貸到一般購屋戶難以企及的巨額貸款,完全悖離常理。
  綜合各方訊息,頂新魏家在2008到2009年間大手筆砸10億元買進九戶台北帝寶豪宅,但被中央銀行查出銀行核准魏家以2%左右低利獲得八成額度貸款,另因其為頂級富豪,又給予一成九個人信貸額度,合計貸款成數高達九成九,亦即魏家僅須負擔1%、不到2,000萬元自備款,即可坐擁價值10多億元的豪宅。而帝寶在富豪炒作下,幾年來房價一路飆升,並帶動大台北地區房地價高漲,魏家用小錢滾大錢,迄今投資報酬率已高達數倍,怎能不令升斗小民有揪心之痛呢?
  頂新魏家在購置帝寶豪宅的同時,另一項更受矚目的投資是斥資60億元買下台灣地標台北101大樓股權,成為最大民股股東。據媒體披露消息,金管會證實其資金來源是2009年12月頂新集團在香港上市的康師傅控股公司返台發行TDR(台灣信託憑證)所籌募的資金。換句話說,購買101大樓股權的資金仍是從台灣投資人身上取得,並不是經營大陸市場投資利潤的匯回。而頂新投資101商業辦公大樓,仍屬廣義的房地產投資,並曾經被指為是推升商辦大樓價格的重大影響因素。
  頂新魏家在房地產還有多項大手筆投資,各項房地投資及返台發行TDR帶來的經濟效益至為可觀,頂新旗下事業味全公司股價及擁有的龐大房地資產價格近年亦翻升數倍,估計至少有數百億元進帳,遠超過最近斥資30多億元搶下4G執照。這種返台投資模式可說不需重金、亦不費吹灰之力即可在台灣大肆擴張事業版圖。
  據了解,近年很多大陸台商皆循類似模式在台灣大舉炒作房地產,甚至形成一種普遍現象;鮭魚返鄉竟成為國內房地產價格飆漲的元凶之一,這讓眾多薪資倒退16年、望屋興嘆的廣大打工族及受薪階層,如何聽得進政府鼓吹企業開拓大陸市場對台灣經濟的種種好處呢?
  鼓勵大陸台商返台投資,提升台灣經濟,是兩岸經貿政策成敗的核心之一,政府有責任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提供充裕的投資機會,鼓勵台商在大陸的投資獲利能夠回流台灣,造福鄉梓。但另一方面,對於台商返台購併本地企業或投資房地產,政府也要建立一套有效規範,防止可能的弊端。雖然大陸台商往往具有大陸及台灣本地企業兩種身分,管理不易,但政府絕不能諱疾避醫,要盡最大努力,從兩岸投資資訊透明化及資金流向的追蹤掌握上著手,加以有效管理。例如高額貸款頂新魏家購置豪宅者主要是公股銀行,若能訂定適當內規就能減少這類不公不義的貸款,光靠央行事後祭出「豪宅貸款管制」等限制令是不夠的。
  馬政府必須深刻檢討反省,何以很多兩岸政策包括兩岸服貿協議無法獲得民眾廣泛堅定的支持?是不是利益分配過於傾向財團巨富?問題癥結究在那裡?從頂新魏家案例應可看出很多端倪,政府必須有積極作為,撥亂反正,才能贏得人民的認同和肯定。
  回應
為什麼大家都說頂新魏家是黑心商人,炒房客,而沒有說郭台銘等一大堆在大陸台商?很簡單,魏家做了壞事! 不要牽拖正直做正當生意商人進來!
  你真笨喔,台灣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媒體只是投讀者所好罷了,為何銀行肯借錢給魏家買房,因為銀行錢實在太多,根本借不出去,如果有如魏家的有錢人想買房,銀行恨不得連夜借錢給他,銀行也是要獲利的,如果今天魏家信用不好,沒資產,哪家銀行敢借錢,看開點吧,台灣媒體就是如此,甚麼人買甚麼房,帝寶跟一般人有啥關係?少了帝寶難道台北房價就不會高漲嗎?英國創新高的房價難道是台灣造成的嗎?資產泡沫在全世界各地都在發生,全都是美國引起的,其他原因都只是牽拖罷了‧
 
拜託來銀行借錢 2013-11-22  工商時報 【蕭美惠】
 
   筆者時常接到銀行的電話,詢問要不要借錢:車貸,房貸,消費貸款,助學貸款,甚至轉貸,什麼都好。筆者總是很乾脆地回答:不要,不要,什麼都不需要。民間貸款意願低落,這個問題不只台灣的銀行放款人員傷腦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很頭疼。詳參【圖博館】:中日筷箭之爭
   為實施「三箭」政策,安倍首相要求日銀總裁黑田東彥配合實施超級量化寬鬆(QE)。可是這一年來,日本只有股市和房市上漲,實質經濟成長並沒有明顯起色。日本第3季GDP年增率僅達1.9%,遠低於第2季的3.8%和第1季的4.3%。
   簡單來說,央行實施量化寬鬆就是在金融體系挹注大量資金,金融機構取得這些廉價資金之後,再放貸出去,進而刺激家庭支出及企業投資,最終達到振興經濟的目的。日本的問題就卡在銀行滿手現金,沒有流入民間。但是,這不是因為銀行不肯放款,而是因為企業與個人不想貸款。
   確實,日本大型銀行近月來的放款已見增加,但大多流向海外,做為大型企業併購或進口燃料之用。對於地方經濟和家庭支出有著強烈影響的中小型企業,則沒有什麼貸款意願。
   以岡山市和果子百年老店廣榮堂為例,最近他們才斥資8千萬日圓(約2362萬台幣)重新裝潢2家分店。地方上的銀行「懇求」廣榮堂申請更多貸款,但因不確定景氣復甦,進口砂糖又不斷漲價,廣榮堂不願冒然更新設備或拓展門市。
   廣榮堂第四代傳人武田修一提出一針見血的看法:「經濟不會只是因為貨幣寬鬆就好轉。人們也不會只是因為利率低就去借錢。」高齡83歲的武田修一年輕時任職住友信託銀行,後來為了繼承家業而辭職,對於銀行與企業之間的關係有著深刻體會。
   岡山縣最大地方銀行-中國銀行,存款餘額是放款餘額的2倍,第3季放款餘額甚至還小幅減少。該銀行總裁宮長雅人無奈地表示,因為貸款需求疲弱,他們只能把資金投資在股票和現金,以提升獲利。
   岡山信用金庫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為了刺激貸款,該銀行設定每年新增1千筆企業貸款的目標,不論金額大小。問題是,接近零的利率水準,跟哪家銀行借錢都沒有多大差別,想要衝刺貸款,就必須使出渾身解數。
   岡山信用金庫於是舉辦當地企業的撮合大會,與會者拿到數冊厚厚的企業名錄,除了企業主的照片,公司介紹,甚至還有個人嗜好。今年的大會便以岡山當地品牌為特色,由咖啡到電線一應俱全。即使拚到這種程度,該銀行也只能讓貸款餘額不萎縮而已。
   中國銀行則是在今年6月組成一支20人團隊,專責培育新企業,希望這些企業日後跟他們申請貸款。
 
立院幫卡奴倒忙  2013-12-03  中國時報短評
 
   立法院上周初審通過將信用卡及現金卡利率上限由20%降至16%,立委打著關懷卡奴之名斥責金管會,「銀行的放貸風險憑什麼讓老百姓承擔?」制定雙卡利率上限,到底是在幫卡奴,還是在害卡奴?
   2006年,銀行掀起一波現金卡發行熱潮,51萬卡奴背負著近7000億元卡債,卡奴無力還債燒炭自殺新聞屢見不鮮,立法院同樣要求調降利率,銀行改以個人信用評等的差別利率,取代全面式調降,同時讓信用評等不佳的弱勢者,還是可以借得到錢。再配合低收入戶只還本金不還息計畫,逐漸平息雙卡風暴。過去7年,銀行持續承作雙卡借款,台灣也安然度過卡債危機,雙卡循環餘額則由近7000億元降至1522億元。
   動用雙卡循環利率的卡奴,除信用評等不佳外,也無法提供足額擔保品申請有擔保貸款,此族群是銀行的高風險客戶;銀行因利率上限調降勢必限縮緊急借貸大門,試問,未來弱勢者急需用錢時,要向誰求救?合法借貸管道遭關閉,逼得轉向地下錢莊,高利貸永遠還不清,萬一又走上絕路,誰負責?金管會憂心限制利率上限將助漲地下金融,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雙卡借款是弱勢者最後的合法借貸管道,在兼顧銀行風險下有存在的必要,立院民粹式的限制利率上限,說穿了,根本是在幫倒忙。
 
凶宅案例千百種 修法能解?【聯合報/張升星/法官2013.12.01 
 
打零工扶養子女的母親誤買法拍凶宅,銀行拒絕貸款,無力繳納尾款而再次拍賣。嗣因凶宅資訊曝光,拍賣價格滑落,辛苦積蓄化為烏有。銀行冷血,法院無情,母親弱勢,強烈的反差激起社會同情。
   媒體報導後,立委旋即主張修法,要求法拍公告加註「凶宅」,保障買受人權益;輿論則認法院猶如購物平台,必須提供正確資訊,不應濫用免責規定;更有誣指法拍淪為司法人員之額外福利云云。培根說:知識就是力量;但在台灣,「無知」才是力量!
   上述主張,顯然對於強制執行的司法實務昧於認識,彷彿只要修法,就能一勞永逸。這種「修法萬能論」,一再充斥於台灣公共政策論壇,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其實,問題關鍵並不是應否在拍賣公告加註,而是所謂的「凶宅」,並無法律定義可供判斷,也沒有普遍的社會共識遵循。「凶宅」不是法律名詞,而是民眾對於房屋嫌惡的「觀感」。在不動產民間交易,基於契約自由原則,民眾可以把房屋嫌惡「觀感」列入拒斥條件,作為買賣議價的參考。
   但是法院拍賣不是民間交易!司法實務上,如何界定「凶宅」?始終莫衷一是。
   內政部版本認為「房屋(專有部分)於賣方產權曾發生凶殺或自殺致死之情事」,法院裁判更是見解紛歧,凶宅各表。有認為除了「凶殺或自殺致死」外,尚應包括「意外致死」;有認為「自然病死,腐敗多日才被發現」也算。相反的,也有判決認為凶宅與否,純屬買受人之主觀認知,並隨個人價值信仰、時光遷移及宗教儀式除去不安而有不同感受,並非物之瑕疵。
   隨便舉個例,在屋內燒炭,送醫搶救數日後死亡,死亡地點並非屋內,是否凶宅?在大樓頂樓上吊,因屬公共設施而非專有部分,是否凶宅?從房間跳樓自殺,墜落隔鄰屋頂死亡,哪間才是凶宅?家中浴室滑倒意外死亡,是否凶宅?獨居長輩安詳辭世,無人聞問腐臭外溢,是否凶宅?
   再者,債務人為基督徒,不承認凶宅惡靈,法院硬要加註,符合平等權的憲法規範嗎?反之,債務人倘若故意謊稱凶宅,藉以阻撓拍賣逃避債務,又該如何解決?
   況且依內政部定義,凶宅原因必須發生在「賣方產權期間」,因此一旦發生凶殺死亡情事,屋主即將產權過戶親友或者人頭賣方,再由後手出面簽約或者進入法拍,因為彼等「產權期間」並無凶殺事實,自無告知義務,是否凶宅?如認為屋主仍然必須告知「前手」持有期間有無凶殺情事,應如何查證?法律根據何在?「前手」範圍多大?
   <強制執行法>規定「買受人就物之瑕疵無瑕疵擔保請求權」,目的並不是保障法院,而是保障債務人!債務人可以逕依現狀拍賣交屋,否則難道要求債務人必須負責修繕抓漏嗎?一味認定法院推諉卸責,根本找錯對象,無濟於事。
   李安說台灣政治和媒體不太好,如今立委和媒體倡議修法,到底是將功折罪還是治絲益棼?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