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星高中1都要被幹掉的教改2時代,竟然還有人敢主張能力分班。
  據人本調查:明星高中的升學主義是體罰3之源,尤其是館長的母校,台南(一中)最嚴重(連反體罰也重北輕南4?)!
  如果公布成績排名也算體罰,那李安5及其父(南一校長)便是受害及施害者。
  豈只南一,館長的母校、東海大學的基本勞作教育(掃廁所)不只是體罰,還是比共匪更惡劣(中共三中全會後已取消勞教)的奴隸主(館長在東海也當過工(奴之)頭)!
  在理盲濫情的呆歹灣,啥都搞一元化、連教改也只准快樂學習6,不允許多元地來成立:體不體罰、霸不霸凌7之教育。
  所以真要多元教改,就得廢除教育部,讓各方自由選擇想要之教育方式。
  相關資料
1.詳參【圖博館】:多錢入學然公平 
2.詳參【圖博館】:《教改錯在哪裡?》
3.詳參【圖博館】:教改與  國際不打小孩日  
4.詳參【圖博館】:縣升格重北輕南
5.詳參【圖博館】:李安:名導演72
6.詳參【圖博館】:快樂
7.詳參【圖博館】:《校園力》
8.詳參【圖博館】:教革會   
  相關新聞
常態編班…大家一起睡吧
人本調查五都體罰 台南較嚴重
服務?懲罰?掃廁所…學校教學生啥
東海大學基本勞作教育
 
    教改邏輯:邏輯邪57/66
 
台灣教改病根是民粹
不管李陳政權時操弄
由上而下的台獨民粹
或者馬專業內閣不敵
由下而上的叫改民粹
民粹都想奪取教育部:
此一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教改的基本原則和方法本是要鬆綁國家對教育的干涉,但「教改會」結束後,由教育部的種種舉措可知,台灣的教改好比其他本應歸還民間的公共事物,在傳統威權遺習、台灣意識及施展權力等因素下,又一一移到李陳政權的國家機器中。就教改而言,教育部由上而下的管制及操控教改,導致教改由多元趨向一元,如此一來便喪失了民間的自主性及實驗性。馬政府時由下而上的叫改民粹,更強騎馬的教育部要一元地滿足台灣人的多元要求。不管那種民粹都違背教改的目標:「民主、自由、多元」,難怪教改會失敗。)
 
旣然如此,那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
便依理性專業事實戲論「教改邏輯」如下:
 
廢除或虛化教育部
教育預算還錢於民
(依窮多富少原則)
學生家長自由擇校
各級學校自由辦學
教育部只負責監督
各校的財務和品質
 
濕人的教「革」邏輯有夠革命性
但不合呆歹灣人理盲濫情之現實
首生 學生和家長呆歹到不知
教育部絕不可能滿足多元要求
家長多認己子能就讀明星學校
學生多想校園如遊樂園電玩店
其次 政客、叫改分子和教職員
不管為了教育目的、工具或利益
多想占有此一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叫室:鄉村瘋景76/99
 
又不是體罰刑求室
教室何時成了叫室
 
仍是從要教改以來吧
旣然吵著要進行叫改
當然要正名為叫室了
 
哦 原來如此 難怪
叫改後學生比師大聲
 
這才合聲音演化生理學嘛
少年仔精力本來比老師旺
教改前教室不聞學生聲
乃有耳無嘴教育觀之故
 
大人才有嘴無耳呢
君不聞教室體罰嗎
教改前教室已叫室
 
叫改後又如何
覇凌取代懲罰
室中無老虎
老鼠稱大王
 
此乃鼠輩誤導了教改
教改本質是快樂學習
教室笑聲應取代哭聲
 
怕是叫改誘導出鼠輩吧
不然胆小如鼠的豪爽生
怎敢橫行教室覇凌師生
 
    霸凌天堂:天堂瘋言64/99
 
校園的體罰算啥
在教改口號之下
老師罰站也不敢
虎媽倒可打屁股
 
沒被學生霸凌算師走運
校園無虎師惡徒稱大王
 
男生的身體霸凌算啥
女生的語言霸凌才陰
尤其無言的行為語言
正所謂柔弱勝剛強
冷嘲熱諷尚能言傳
勾心鬥角只能意會
 
語言的霸凌算啥
再怎麼言傳意會
也還有實體對象
網路的霸凌更陰
虛擬再加上匿名
罵出人性最髒話
 
台灣不愧是霸凌之島
 
    霸凌煉獄:地獄瘋語51/99
 
霸凌怎可能是煉獄
對咱人本教師而言
人天生愛好和平
討厭暴力
 
是嗎
怎有雄性暴力
殘酷男孩之說
 
還不是父權殺豬害的
 
是啊
實然的禽獸
雄虎雄鷹雄猴
都會霸凌爭強
 
豈只
雄性暴力
殘酷男孩
更有
雌性暴力
陰柔女孩
只是
行為語言霸凌
身體霸凌之別
 
    霸凌地獄:地獄瘋語52/99
 
霸凌就是地獄
別跟咱教育班長說啥
戰鬥營是夏令營
不需魔鬼般訓練
 
你有職業病啊
夏令營是學生的暑假遊樂園
又不是海軍陸戰隊的魔鬼營
怎能將體罰合理化成
合理的訓練是訓練
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
這不合性本善古訓
 
是嗎
那孟聖人怎云:
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不打不罵如何教育
 
孩子是天使
須愛的教育
要快樂學習
 
你在神化小孩
不知有些小孩就是魔鬼
老在幻想學堂是天堂
不知因材施教
校園才變霸凌之地獄
在校未經魔鬼般教育
在職要補魔鬼般訓練
 
常態編班…大家一起睡吧【聯合報/張德鄰/大學教師2013.12.06 
 
  如果一個年級有廿班,如果某一班的各科平均成績,在同年級裡總是倒數二或三名,大概你會覺得稱它為放牛班不算太過分;不過現在是常態編班,所以放牛班裡也會有資優生。
  當這個資優生試圖對同學講解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時,同學的反應竟是:「愛因斯坦是誰?廣義相對論是什麼碗糕?我們才不屑學這個東西!」因此資優生得出一個結論:「如果把台灣的前途交給我們這一班,一定會完蛋!」
  親愛的資優生,我們社會需要各種人才,因此教育需要幫助學生發展多元智能,只是教育政策一直在延後分流,逼不同智能的學生學習相同的東西,這才是問題所在。
  常態編班的結果,笨的人在睡覺,聰明的人也在睡覺,只剩下約三分之一相信勤能補拙的「充滿熱情的平庸之才」,還在認真的學習。勤能補拙雖有幫助,只是效果有限。
  回應
  有的老師喜歡給人貼標籤!教育可以鼓勵學生對話、交流,延後分流的確會有問題,但放牛班、資優生的標籤就貼在學生身上,難道就不會有問題?老師該鼓勵學生對話、互相關心、互相幫助。教育要改,老師自己的態度也先要改吧!
  世界各國都在發掘天才、栽培人才,只有台灣,搞「齊頭式平等」,逼鳳凰和雞鴨同籠、渾身屎糞,然後得意洋洋地,認為我們是「真平等」!
 
人本:五都中小學 5成學生目睹老師體罰同學
 
  現在仍有學校以體罰處罰學生?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調查,五都有多所國小仍有體罰現象,其中以台北市比率最高,有37.7%,平均10所學校中,有4所會進行體罰。人本對校園發起問卷調查,其中將體罰、語言暴力與不准下課等狀況列入考量,發現台北市的小學體罰率最高,其他三都高於去年全國24%。新北市的學生則最常聽到老師用尖銳的言詞罵學生,也有最高35%的中小學生,聽過老師罵人。台南市的老師則最常不許學生下課以做為懲戒。
  五都的中小學中,較常見的體罰為罰站,第二名為老師打人或要同學互打,偶而會有開合跳等。人本教育基會馮喬蘭表示,她說曾有老師貶低學生智商,或是叫學生去死,而前兩者在調查中所佔的比例加起來是18%。另一項處罰法還有不許學生下課,下課時間多是用來與同學聊天,休憩或預習功課等,但有近1成的老師,會要求學生不可下課,甚至不能上廁所,3成的老師會要學生在短時間內解決內急,連續罰4節以上者占了37%。
  人本更指控,如果明星高中能挑選學生的制度不變,琳瑯滿目的比序條件還在,升學主義窄門就不會消失,為什麼呢?從早自習考試次數以及學校公布班排名這兩件事就可看出。台中市每周會在早自習進行3次以上考試,更有38%的學校會在公佈欄上公布,同學第幾名也能看到。
  對此,教育部回應,這些體罰多違反教育基本法,如有學生向家長報告,且家長投訴時,教育部將派人了解。如確有此事將記點處分。排名部分,教育部要求不得公開個別學生在班上或校內之排名,僅能公布分布情形,成績一事只能個別通知以尊重隱私。教育部重申全面不得有髮禁,而安全檢查部分,如特定學生被合理懷疑攜帶不該帶入學校的物品,需在第三人在場的狀況下檢查學生私人物品或空間。
 
人本調查五都體罰 台南較嚴重2013-11-21中央社
 
調查顯示,台南市在多個不當管教、處罰的項目中,比率都是五都最高。例如國中體罰率,台南市高達33.8%;國中學生見過體罰率,台南市為57.1%,尤其19.5%直接目睹教師打人,或叫學生自己互打。
  台北市是國小體罰率中占五都第一,高雄市則是國小見過體罰比率最高。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台南市仍是升學主義和威權管理的典型都市,在今年的調查中的多個項目比率,都是五都中最高的。
  馮喬蘭指出,人本基金會調查發現,五都大約還有3成左右的國中小,仍存在各種形式的體罰,尤其許多學校的規定「細如牛毛」,學生動不動就會被罰。
唯一慶幸的是,過去還有許多學校使用「連坐」的方式處罰學生,教育部明文禁止後,根據人本調查結果,情況已有明顯改善。
  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廖福特表示,體罰不是比率低就能接受,是「根本不該發生」。就像開車違反交通規則,警察只能依法開罰,不能罵豬、罵笨蛋,也不能動手動腳,更不能在車子背後貼「本車主曾違規」的貼紙。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齊殷也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升學主義,常常不是教師刻意要體罰,而是在家長的壓力下不得不做,「每個人都是共犯結構。」
  回應
 不要把美國那一套全用在台灣,美國有光亮一面,但也有黑暗一面,在那些暗巷中毒品、犯罪極猖獗。對人基本的尊重是必須的,但過度的執行不見是好,以好幾年前新加坡會鞭刑美國公民即可知。
 連依法處罰學生下課在教室反省過錯,人本都有意見了,這不是自打嘴吧
  南部人要用打來教不意外
  南部人(意指小朋友)要用打來教(意指老師)不意外(意指你覺得這樣是對的)
打罵教育是台灣戒嚴時期的產物在現代算是不入流..所以這樣的想法也是不入流的想法
  文明人是不用打罵教育.但有些野蠻人不用打罵是教不會的
 
登報反霸凌 孩子二度傷害【聯合報/黃佳境/自由業2013.12.09 
 
女兒遭霸凌,學校袒護教師的孩子,引發家長不平,斥資近百萬元刊登廣告陳情,甚至將對方身分全都露;面對這類討公道的模式,筆者即使有意以同理心看待,但單方面透過大手筆披露指摘,恐怕未必贏得同情和支持呢!
  即使霸凌非常可惡,但家長同樣作了未必高明的反制策略,為孩子帶來二度傷害,甚至在同學間被貼上標籤,遭到排擠,除非擺明轉校改換環境,情何以堪!
  或許家長是在忍無可忍又走投無路下,不惜玉石俱焚?遺憾的,卻也引發了另類的質疑;該位家長應是「家有恆產」,以一石二鳥之計,藉機將涉及霸凌的同學及其擔任老師的家長,一併在媒體中曝光,不惜涉及個資法,也要訴諸於大眾公評?
  回應
  霸來霸去,人類殘殺同類的武器,就是躲在大眾後面一起丟石頭。 這是人性,人性本賤。有人就是賤性,怎能期待這種人高貴起來呢?
  有錢登報紙的人,一面之辭就是事實全貌 ?教育部有公告「反霸凌申訴程序」,有需要登報紙陳情嗎 ?刊登這個廣告的媒體,不能只為了賺廣告費而不善進社會責任,正確的作法應謝絕刊登。
  別鬼扯什麼求助無門。求助無門的人不會買下頭版廣告攻擊對手。 台灣最不缺的就是不明究裡、自以為是的鄉民正義。很多人都還沒弄清事實真相就一面倒相信該家長說法,指責校方和許生不是,再次展現如洪案一例的"私法正義"。很多網友更是抱著看熱鬧、幸災樂禍的心情來看待被指控霸凌者。 我只想請大家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是你家小孩被人指控欺負同學,在真相還沒釐清前,就被對方家長公開刊廣告連你這家長一起指名道姓公告全國人民,你們的心裡也會同樣開心嗎?你也會覺得你的小孩罪有應得,所以全國人民都該認識你的小孩嗎?
   這件事最扯的是,有一堆鄉民連事實真相是什麼都沒弄清楚,光憑片面之詞就給學校和許姓學生定罪,果真是台灣鄉民的正義。被指控"涉嫌"霸凌的小朋友,有必要被公然人格毀滅嗎?該家長的女兒或許真的被許姓同學在班上同學面前侮辱,這是當然必需追究,可是許姓同學卻是被該家長公開指名道姓在全國國人面前侮辱,不是嗎?同學間有糾紛,是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嗎?以後誰還敢跟這位女同學交朋友?難保哪天她媽又不爽再刊個半版廣告來毀滅你。只有是非不分的人才會認同這種公開毀滅他人人格的
  相關新聞
家長指名道姓登報霸凌  北市:觸犯兒少法
登報揭霸凌人本︰家長應是走投無路
霸凌陳情教育局成立調查小組
 
母百萬登報訴子遭霸凌 學生臉書反嗆2013-12-9 TVBS
 
  北市一名國中生家長花了將近百萬,在報紙頭版刊載半版廣告、向市長陳情,控訴患有糖尿症的小孩,在學校被霸凌,遭辱罵髒話、考卷還被亂丟、踐踏,引發各界關注,但登報隔天後,這名家長發現,霸凌小孩的同學非但不認錯,還在網路上罵小孩三字經,氣得截圖下來,質疑校方護短,要求立即處理,否則訴諸法律。
  原本想讓對方道歉,學生家長沒想到登報後,事情反而更嚴重,她控訴霸凌小孩的同學在臉書還擊,否認沒有不給考卷,也沒有用踢的,是當事人自己不練舞,在學校翻白眼被同學罵,應該檢討自己,而不是檢討別人,洋洋灑灑寫了一長串,學生家長反駁說,這是不實指控。
  眼睛不舒服常往上看,但同學誤以為翻白眼,因此引發一連串不愉快,從今年9月開始,長達2個月,被同學辱罵,甚至惡整,家長和老師溝通了好幾次,校方也開協調會,霸凌狀況遲遲沒改善,學生家長質疑校方護短,還說不排除會提告,為了想替女兒討公道,不只花了上百萬在報紙頭版,刊登陳情信函,甚至涉嫌霸凌的同學資料,現在事件越演越烈,校方表示將召集相關同學展開調查。
  回應
  現在事情真相只有當事人雙方知道(兩位小朋友),雙方家長都不在現場又怎麼會知道事實到底是什麼,對為了保護自己的寶貝但是也要有理性的求證,所以連雙方家長都是用聽說的,網民們怎麼都一副已經判刑確定了一樣呢?
  反正事件一定會有一個結果,說不定就像大家想的一樣,許生有拜霸凌,或是整件事只是蔣生個人認為被欺負了,或是最讓人想不到的結果,雙方都有責任最後雙方私下擺平了.所以別太早下定論,畢竟我們都不是當事人,結果怎樣也不是爾等說了就算家長出面,孩子只會更辛苦,無助於孩子的人際關係與社交,比背景比有錢比身分比特殊,孩子某種程度的社交行為薄弱跟家長不成熟的心態有關
  會用登報方式處理小孩間的事情,想必這母親EQ也很差。不是你登報了就你說的都是真的阿~~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搞不好那些被你指名道姓的小孩也有滿腹的委屈。教小孩要圓融處理事情也是很重要的課題阿~~
 
體罰的文化基因‧新鮮日本 2013/04/03
 
今年年初,日本體育界爆出一則體罰醜聞。一名大阪市的男高中生,因無法忍受籃球隊教練的體罰,而選擇自殺結束了生命。【文/片山杜秀】
  今年年初,日本體育界爆出一則體罰醜聞。一名大阪市的男高中生,因無法忍受籃球隊教練的體罰,而選擇自殺結束了生命。這件事引起日本全國上下的關注,然而驚動日本的體罰事件並不僅此一件。日前,倫敦奧運日本女子柔道代表隊的15名選手,集體指控領隊教練對她們進行體罰。這一項指控,立刻在全日本引發熱議。
  在日常生活中,對他人拳腳相向可能會因傷害罪而受到法律制裁,但在體育界卻被視為「教育的一環」。政治學家片山杜秀認為:「明治以來日本的發展過程造就了今天的體罰制度,並存續至今。」
  照片由《新鮮日本》編輯部提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軍隊中的體罰可謂家常便飯。二戰結束5年後的1950年,著名的政治學家丸山真男在一場座談會上,回顧了過去在軍中的經歷,他說道:「就在我還不解為什麼會被毒打的時候,又遭到了一頓毒打。」
  關於軍隊中的暴力起於何時,可以確定的是,在明治維新軍隊初成立之時還尚未形成這種風氣。但在前陸軍大將河邊正三在戰後所著的《日本陸軍精神教育史考》一書中,便出現了關於日俄戰爭(1904至1905年)時期體罰的記載。
  當時日本的敵人,俄國是個超級大國,士兵人數不僅眾多且裝備精良。因此,在各方面都處於劣勢的日本為了與之抗衡,在全國進行了緊急徵兵。然而,這些緊急招募來的士兵素質明顯不足,甚至缺乏最基本的服從意識。
  雖然最終日本仍在日俄戰爭中勉強取得了勝利,但像這樣人口稀少,武器彈藥和工業生產能力無法與西方各國匹敵的日本軍隊難以確保下一次的勝利。因此日本軍所能指望的,就只有士兵們的精神意志了。
  有鑒於在戰時一般的老百姓都有可能被徵召至戰場,日本政府從平時便致力於灌輸國民「大和魂」的意識。對缺乏幹勁的人施以體罰,使服從成為理所當然。
  大正末期,學校開始設有軍訓課。這些艱苦苛刻的訓練在太平洋戰爭時期達到最高峰,於戰爭末期更出現了一本名為《日本人究竟能被訓練到何種程度》的兒童讀物。書中寫道:「日本人只要進行嚴格操練的話,其能力必定可以超越歐美人。」而諸如此類的宣揚方式,是一種典型的精神論述。
  照片由《新鮮日本》編輯部提供
儘管戰敗後日本軍隊就此消失,但其體罰精神卻殘存至今。雖然藉一己之力遠不足與西方人匹敵,但若同聲一氣加以訓練的話便有戰勝西方人的可能。正因為這樣的思想深植於日本人心中,也間接容許了日本社會中體罰的存在。
  日本女子柔道在奧運比賽中被寄予了奪牌厚望,在與體格健壯的外國人同場競技的體育界中,走向零體罰的這條漫漫長路,還未能看到終點。
 
孩子犯錯,應該體罰嗎?‧講義雜誌 2012/09/12 趙麗榮 
 
  「在德國,孩子犯了錯也要體罰嗎?」我不解地問孟莉安女士。 
「是的,雖然體罰孩子不好,但是有時候缺少體罰反而是不完整的教育,而且我們只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會採取特定的懲罰,」孟莉安女士回答。 
  「在我們德國,一般來說,孩子不聽話是受到體罰最主要的原因,除此之外還有對父母有過分的行為,去觸碰危險物品,欺負小弟弟小妹妹,故意弄壞東西……等。當然,在體罰的時候,我們會十分小心,絕不會以打耳光、用棍子等方式體罰,而是採取一些比較柔和的方式,比如打屁股、限制遊戲時間、不准看電視、罰做家務、面壁思過、關禁閉。」 
  「你不怕這樣會傷害孩子的自尊心,或者讓他對你產生敵意嗎?」我一臉擔憂地問。 
  「即使是傷害了自尊心,也是他應該付出的代價,下次他就會記住了。為了避免此事影響我們的情感,等他冷靜後,我會和他溝通,讓他知道我這麼做的原因和用心,並向孩子道歉,還會告訴孩子:『爸爸媽媽是愛你的。』我想他是具備思考能力的,並且我相信,如果他站在我的角度來看,也會這麼做。」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孟莉安女士顯得非常有自信。 
  孟莉安女士和小尼克離開後,我的心情難以平靜。主要還是因為她剛才體罰孩子。 
  在德國,體罰孩子是一種「不合法」、「侵害孩子權利」的事情,可是很多德國父母依然會偶爾體罰孩子。 
  當父母體罰孩子時,孩子能夠理解是為他好嗎?一想到這裏,我忍不住問欣欣:「欣欣,你覺得今天孟莉安阿姨做得對嗎?她打尼克哥哥的屁股正確嗎?」 
「我覺得應該是正確的,畢竟尼克哥哥實在太過分了,」欣欣非常贊同。 
  「這麼說,如果你是孟莉安阿姨,也會這麼做?」我反問道。 
「是的,如果以後我這麼調皮的話,你也可以揍我,不過,我想我不會像尼克哥哥那樣讓人討厭。」
  可是,孩子真的能在「零暴力」的情況下成長嗎? 
對於這個問題,我始終沒有找到合理的答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同時要向德國朋友多多請教了。 
  不過,從德國父母也體罰孩子這件事來看,儘管他們很尊重孩子,卻絕不遷就與縱容孩子,絕不姑息犯錯的孩子。可見,「尊重而不遷就」是其一大教養特色,這樣才有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 
 
美國南方體罰仍普遍 2012-08-31
 
  世上許多國家禁止體罰,但美國南方好幾州仍然照打不誤。位於阿肯色州森林城的學校董事會最近決定重新引進體罰至當地學校。體罰在阿肯色州是合法的,而森林城區裡很多家長也都贊成孩子需要用木板(戒尺)或長尺管教。
  此決定面臨某些反對聲浪。位於德倫的新罕布夏大學社會學榮譽教授勞斯認為打學生根本沒用。研究體罰多年的他堅稱「所有研究都發現打屁股等體罰會增強孩童的肢體攻擊性。」
  儘管也有其他人像勞斯教授一樣批判體罰,但南方近期還是不太可能在近期立法禁止。贊成體罰的人認為應該要考量到不同地域的人對體罰的態度。美國南方,特別是非裔美國人社群,已接受打屁股成為生活的一部份,而且他們認為體罰與聖經教條「不打不成器」有關。
http://n.yam.com/funday/society/20120831/20120831766743.html
 
美國法律竟然允許老師體罰學生 2010-10-15東南新聞網 
 
  中國有一句俗語,叫“棍棒底下出孝子”,尤其是在古代,老師教育學生時,體罰打板子是經常的,幾乎是一種制度了。沒想到的是,現代教育制度中的美國竟然也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方式。 
  在美國有21個州依然在法律上保護教育工作者對學生進行體罰的合法性,而對學生體罰最常見的方式竟是用木板打學生的屁股。在2007學年,美國共有22萬3190名中小學生遭受到體罰。
  屁股的板子也是專門備用的,有的學校校長整天就在教學樓的走廊拎個板子亂轉,而且名曰“殺雞給猴看”。打學生屁股的板子也很文縐縐,上面還寫上了教育名言:“省下了棍子,慣壞了孩子。”
  通常“犯錯誤”的學生一次被打屁股至少是三下,也可以打十多下,多是由學校的校長親自上陣。
  在這張美國地圖上,藍色代表已廢除對學生體罰的州,紅色代表依然保留對學生體罰的州。准備送小孩到美國讀書的父母,可要選擇好。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0/10/15/7236916.html
 
不要限制父母管教子女 by粱英年 September 08, 2012 
 
每隔-段時候,總是有-些加拿大人或團體要求政府取消保護家長體罰子女的法例。加拿大在1867年立國,這條保障家長教養權的法例早於在1892年草擬,經過多次參眾兩院議員及上訴至最高法院的挑戰,至今這法例仍屹立不倒。全世界有近200個國家,只有加拿大需要透過立法來保護家長體罰子女的權利。為什麼其他國家,甚至是同樣行使普通法的英聯邦國家,都沒有這樣的法例,我們卻沒有聽到他們施行體罰的家長都被打入監牢。
  這次提請政府取消這條保護法的,是出自加拿大醫生協會期刊的社論。醫生支持家長可使用適當的體罰來管教任性的幼兒,時移勢逆,醫生今天卻認為體罰已不合時宜,成為不懂教養子女的父母發洩怒氣的藉口。 
  現任政府堅持保留這條保護父母的法例,是要顯示政府尊重父母的權利和家庭完整性的重要,法例本身沒有鼓勵或反對父母以體罰方式來管教子女。大前題是我們所講的體罰,在這條法例已講得清清楚楚,平衡了保護兒童和父母管教的自主權。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20087268/article
 
南非:父母體罰孩子是否犯法引爭議 2012-08-28人民網
 
據當地媒體今日報道,南非近日就“父母打自己的孩子是否屬于犯罪行爲”及“是否應進行相關立法”問題再次進行討論。這一話題在政黨和民間組織間引發爭論。
  據報道,相關討論在2007年曾進行過一次,而這次舊事重提,是因爲要對現有“兒童法”進行修正。社會發展部部長德拉米尼上周表示,他們准備在2014-2015財政年提交修正法案,該法案將對父母體罰孩子做出規定。但是有民間組織認爲該法案較爲短視並且不負責任。即便新的修正法案受歡迎,它也很難付諸實施。
  一名來自兒童保護民間組織的負責人表示,“如果我們都不能在學校中執行現有法律,我們又怎能在家庭中去執行它呢?” 民主聯盟的國會議員也表示,怎麽管理自己的孩子是父母的特權,除非有虐待行爲,否則政府不應該介入家庭事務。
 
服務?懲罰?掃廁所…【聯合報/呂健吉/華梵哲學系副教授2013.11.17 
 
  最近看到,有家長把學校給家長的一封信上傳臉書,內容主要是向家長募款的活動,細看其募款的目的,卻是為了公廁的清潔工作,需要聘請清潔消毒人員,希望家長支持,同時也表示,該校以往在家長的支持下,讓該校的公廁評比晉升到特優。
  讓學生去打掃學校廁所,是學校訓練學生的基本生活教育。
近日來,台灣的企業老板,開始推動親自掃廁所活動,帶領員工打掃公司廁所,希望藉此讓員工可以體驗凡事都要重視,尤其在打掃廁所的過程中,更能夠體會到這種看似卑微的工作,其實卻需要高貴的工作態度面對。
  只可惜,在教導學童打掃學校廁所時,並沒有教他們應有的情操,反而把打掃廁所,視為是一種懲罰,犯錯的孩子要去打掃廁所,而不是最優秀者去打掃。如此價值觀,如何培養學生良好的勞動精神呢?
  去年暑假,我的學生跟學校申請逐夢計畫,竟然是去打掃石碇觀光區公廁,打掃了一個多月,每日清晨就得出門,打掃五六個地點,打掃完已經是下午過後。
  問他們打掃一個月的心得,他們覺得打掃公廁並非難事,也不會覺得很髒,只是一些人看他們在打掃時,總有不同的眼光在看他們,讓他們覺得人生百態。
  有位小孩看到他們在掃公廁時,童言童語的說:我要努力用功念書,以後長大才不會來掃公廁;有人覺得他們是否缺生活費;有人則心存感激謝謝他們。
  打掃公廁提供使用者良好的清潔環境,竟是大學生的夢想,也是企業老板教導職員工作態度的巧門。昨天聯晚報導,中油舉行加油站公廁整潔周活動,董事長帶頭示範打掃。何以在中、小學教育階段,學生家長會想以捐款的方式,來替代學生勞動學習的教育方式呢?更令人不解的,是環保相關單位及學校卻把這樣的教育模式,變為是評比競賽活動呢?
  希望相關單位能夠回歸到學生打掃廁所的初衷,並且給予正向的教育意義,讓學生們樂於服務別人也服務自己。打掃廁所是一項榮譽、神聖的工作,而不是懲罰、卑微的工作。
  試想家中的浴室廁所清潔工作是誰在做,若一位媽媽看到自己的小孩能夠主動擔任此項工作時,她會怎樣來看自己的小孩呢?
  回應
  我倒認為這事可以有些採購方面的討論,掃不掃廁所非重點。每人廁所清潔費300元,委託服務若有招標結餘有沒有需要退?每年都用完嗎?結餘款如何處理?這是屬於可受公評之處。畢竟那是公立學校。 至於孩子掃廁所掃得乾不乾淨,想不想掃,不需要公評。就像作者有沒有打掃家裡的廁所,是不是經年累月持之以恆地做,類似這樣的問題,作者不用回答一樣。
  再告訴大家一個內幕 那就是 事實上 ....是因為 學校 叫學生 掃廁所 但是 學生都亂掃一通 敷衍了事!家長 又都是 有頭有臉的 "人物" 學校 只好 再收錢 找人掃!報紙 不去查清楚 又胡亂為文 推個品德教育當理由!
  再問一下! 有人去過外國高級飯店上的廁所 有專人制服服務 還要給小費嗎?別想歪了喔! 服務不是做骯髒的事喔 !是正派的事 這也是觀光形象服務的 重要環節喔! 重視到這裡 才能成為觀光大國喔!
 
跨海來台學打掃! 東海大學「勞作教育」吸引澳大學生參訪2013-08-07
 
(亞洲經濟通訊社記者諸葛志一/台中報導)東海大學承襲多年的勞作教育制度,是現今台灣各大專院校勞作教育的典範,也是全國推動勞作教育的起點。有鑑於此,澳門大學特地由三位書院長帶領師生,前來東海大學參訪,希望透過為期六天的「勞作教育培力暨國際服務學習研習營」,提升東海、澳大兩校學生品格與實踐力。
  東海大學「勞作教育國際服務學習計畫」首要的課程,就是讓澳門大學一行16位學生親自清掃東海校園及廁所。從打掃工具的認識、清掃人力分配、以及面對不同的清掃環境時,該如何有效率、精實的完成清潔工作,每一個環節背後,都涵蓋了不同的學習價值。澳門大學學生在清掃廁所時,僅僅擦上隱形手套護手霜,希望透過赤手清潔馬桶,直接感受廁所的清潔度,落實勞作教育中愛護環境的根本精神。
  「看見浴室透過自己的清潔變得亮晶晶,瞬間精神都來了!」澳門大學心理系二年級同學黃茵興奮地表示,來到東海大學的第一天,就親自打掃入住的宿舍浴室,當時發現,清潔蓮蓬頭可是大有學問,透過特殊工具清潔,蓮蓬頭變得又白又乾淨,當天晚上洗澡時,還搶著使用親自打掃的浴室,非常有成就感。同時也體悟到,原來清掃不只是養成習慣,更是培養生活的態度。
  勞作教育的精神不只侷限於東海校園裡。七日當天,東海大學帶領澳門大學學生,前往惠明盲校服務,與盲生共同完成陶藝製作,並親自刷洗惠明校園廁所,讓盲生感受更潔淨的生活空間。八日當天,將前往山區進行偏遠鄉鎮兒童服務,邀請澳門大學同學共同帶領偏鄉兒童拼組音樂積木。研習營的最後一天,則是前往武嶺淨山,讓勞作教育精神走出東海,散播到台灣各個角落。
  清掃學習看似是每日最基本的生活工作,但如何有效率的規劃每一次的清潔過程以及達成清掃目的,才是此次研習營的背後意義。澳門大學東亞書院院長姚偉彬表示,澳門大學過去並沒有施行勞作教育制度,主動清潔校園、愛護環境,對學生來說是既新鮮又有意義的活動,這次參加的16位澳大學生,全部都是自願參加,希望澳大可以將勞作教育的精神及理念學習起來,往後在校園試行。
  東海大學勞作教育處長黃聖桂表示,此次東海與澳門大學交流,主要希望藉由勞作課程點燃博雅教育的火種,提升兩校的服務與創新力,帶動亞洲人才全球競爭力。
  為了加強此次多元交流以及共構服務學習的價值與體驗,東海大學此次安排的一系列研習營課程,期望能讓澳門大學的學生透過清掃服務,學習背後深刻的教育意義,而這些教育理念,是在校園課堂中學習不到的。透過親力親為的勞動服務,從校園清掃學習到淨山,內化改造現代年輕人,培養善待環境的概念。
 
東海大學基本勞作教育
 
是本校44年創校即設立的制度,其創始理念,在使學生於正課外,尚能獲得有關勞作的教育價值。因在勞作過程中,不僅能使學生瞭解勞作尊嚴與稼穡維艱之真意,體驗手腦並重與人格平等之真諦,且可養成負責、守時、勤勞、合作、誠實、服務諸美德。甚至畢業後,即能運用此種美德於實際生活,進而教導他人,影響社會。隨著時代的演變,基本勞作教育雖然在作法上有不小的改變,不過其精神仍與創校時無異。以下簡單說明勞作時間與區域規劃的原則。 
   勞作時間規劃
每學期之基本勞作分為四期,每期約為一個月。勞作時間為每週一至週五,每天30分鐘,有早午兩個時段。早上為7:20至7:50,中午則是12:20至12:50。期中、期末考期間勞作仍照常實施。
 由於目前學校並無分配宿舍床位給轉學生,並且轉學生的課業安排也不同於大一新生,因此勞作時間必須另行考慮。我們規劃了「單位勞作」制度,由各單位的教職員擔任「勞作導師」一職,負責輔導轉學生的勞作事宜;轉學生則是與勞作導師取得協調,利用空堂時間修習勞作。 
    跨系且男女混合編組
每一個勞作區域內至少分配四個系以上的學生,並且除了男、女生宿舍,以及比較偏遠的區域外,其餘區域採取男女混和編組的方式。如此可讓學生能接觸到不同科系、領域及異性的機會,對於學習人際關係中該有的容忍與體諒會有幫助;而勞作區域內輕重難易不等的工作,需要不同生理特質的人來完成,男女混和編組可以適度解決這樣的問題。 
   四期分配不同區域
四期分配不同的勞作區域最大的好處,應該是打破了學生僅僅往返於宿舍與教室的固定路線,每次分配到的陌生環境可以讓學生更熟悉校園環境,而透過親身的參與清潔工作,則可以增加學生對校園的情感。此外,也可以達到工作輪調的要求,對於降低學生的工作倦怠感有一定的效果。
http://labor.thu.edu.tw/subject-basiclabor.php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