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邏輯邪20/66
 
自由的邏輯很簡單
對呆人而言 自由是
只要我喜歡有啥不可以
對歹媒而言 自由是
自由地造假新聞和濫評
 
中國神豬的自由邏輯更簡單
吃飽睡睡飽吃活地自由自在
其實是逃避世界的寂靜主義
 
東廝嘶啥 瞧瞧西廝怎說:
 
Mill認為自由社會要具有三種自由:一、信仰、思想及感情的絕對自由。二、嗜好行事的自由。三、個人結社的自由。只要不侵害他人權益,自由能促進社會的開放和進步。但這不合史實,自由與進步並無必然關係,除了古希臘、近代英美等進步與自由較為同步外,其餘多如上述台式自由。另外Mill只知法律範圍內的不侵害他人權益,但未反思大多數的弱勢者,因其基本生活、教育、醫療、工作、參政等權益受害,而未能發揮自由權。
 
啥不能發揮自由權,純屬革命式(如法國大革命)或解放式 (如共產)的積極自由之政治噱頭,Mill的英國晚輩Berlin在《自由四論》如是說:
 
自由可分消極自由和積極自由。英國古典自由主義Mill和Hayek《到奴役之路》的自由是消極自由。英式消極自由有利於民主,法式積極自由則導致極權。自由就是自由,說「一個牛津大學院長的自由,和一個埃及農夫的自由,完全是兩碼子的事」的人,是一種政治噱頭,其實只是西方自由主義者良心的不安而已。
 
原來是贖罪心態,難怪英美資本主義的自由派會有類似社會主義的積極自由主張、新/保守派(如Hayek/柏克)反而保守住了古典自由主義的消極自由。這二派代表著二十世紀尤其二次大戰之後英美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隨著經濟力的強弱而起伏於強調平等福利與競爭效率之間,且具體地反映在英國的保守黨與工黨、美國的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政治主張上。
 
這也已成過去式,英國保守黨的鐵娘子柴契爾夫人與美國共和黨的戲子雷根牛仔之新保守主義,憑著競爭效率瓦解了蘇聯成為超強霸權,但其子孫仍難免福利病,即使2008金融危機之後,美國歐巴馬仍靠對弱勢者的福利勝選。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