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運動:邏輯邪31/66
 
面對理盲濫情
兩岸都要再次啟蒙運動
清末民初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
 
彼岸有經過啟蒙運動故主流還是理性的
媒體名手名嘴政客民眾/學者專家教授
 
與理性不相干而是言論尚未自由之故
不然必蹈呆歹灣理盲又濫情之覆轍:
霉體銘手酩嘴政剋冥眾/邪者磚家叫獸
人性本非理性 不信你看兩岸匿名的
鄉民憤青糞青噴子有多麼理盲濫情
 
所言極是,不過西方的啟蒙運動也未必真能啟蒙,依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理性專業事實戲(謔評)論如下:
 
  啟蒙運動影響現代文明的層面比文藝復興來得深且廣,舉凡民主政治(孟德斯鳩、洛克、盧梭),現代科學(牛頓),資本主義(亞當斯密),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哲學,古典主義文藝等皆是。其特質有四:一、理性是智慧唯一可靠的指針。二、宇宙是依自然法則運行,人的意志或神均不能左右它。三、自然法則下的自然神論相信人的本性是理性。四、所以人只要依理性行事,則無論道德、政治、經濟、或社會均會趨於完善。
  康德說:「啟蒙是人之超脫於他自己招致的未成年狀態」,他會如此界說是因他認為理性的批評消極上能去除各種謬誤,積極則能使人達到自由即成年狀態。由於理性是人本具,故人之陷於未成年狀態乃自己的懶惰和怯懦,沒有他人指導便無勇氣使用理性。
  康德的啟蒙在理性預設上已謬且他是個實踐上的侏儒,故他會說:「理性的公開運用必須是自由的,而且唯有這種運用能在人類之中實現啟蒙;但理性之私自運用往往可嚴加限制,卻不致因此特別妨礙啟蒙的進展」。康德所謂私自運用是指依神和國家律則,人在教會和國家內部沒有運用理性批評他所不同意的自由。如依康德這種限制,那宗教、科學、政治……等之改革或革命均不可能。
  如依啟蒙(enlightment)本義的使人從不明走向自明(enlight),那不只康德的啟蒙是啟盲,連批判理論所認為的理性應從實證或詮釋層提升至批判、改造(如Marcuse所言)、或溝通(如Habermas所言)等之層次,也是一種啟盲。
 
蒙萌盲、傻傻分不清,難怪清末民初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會變調成啟盲與滅亡的雙重共犯,呆歹灣若想搞啟蒙運動、也難逃台灣共犯體之命運!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