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主義:邏輯邪38/66 

0
收藏
0
推薦

 

    民主主義:邏輯邪38/66
 
詩人可能因不了政治而不知
民主是古今中外之普世價值
而非極權等意識形態之主義
 
這個嘛!阿楨這廝在【極權主義:邏輯邪36】撕開了民主主義之真面目:民主主義和共產主義,不只都具有意識形態的特質,美式資本主義的民主主義,甚至是比蘇聯共產主義之極權主義更厲害的意識形態,所以才能打敗蘇聯,成為全世界的超強霸權。
 
人家美國是善霸
不像共匪是惡霸
 
二廝何必在嘶,只要不理盲濫情,只要依理性專業事實便能研究出:
 
  民主主義最早出現於古希臘Pericles的演講中:「政權在全體公民手中……每個人在法律上平等,人民的政治和日常生活均是自由公開的」,這些到洛克時發揚光大成為古典民主政治。雖然實際政治並不依古典民主政治,但其基本原則仍值一提:1.人民主權。指最高政權屬全體人民所有,生命、財產和自由的天賦人權,誰也不可剝奪。2.政治平等。指人民參與和治理的權利和機會平等。3.以民主程序解決自由開放的多元社會中的各項衝突,以理性來規範並節制彼此的不同意見,並彼此妥協。4.以公開自由平等的選舉來決定那些意見成為共同接受的法律或政策。這些雖是多數決,但是暫時性的,必須定期重新選舉。
  在上述原則下,民主主義似乎是理性、自由、平等、多元等理想的化身,但現實的西方民主從一開始便異化成民粹主義、愛國/民族主義及帝國主義。Pericles統治下的雅典式民主,不但公民人數只占全雅典人口的1/10,更糟的是他為了掌權,以雅典優先至上為口號(如李陳總統的台灣優先至上),利用無知又自私的雅典公民,對內剷除對手,對外建立雅典帝國,可正是此種民粹式異化民主,給希臘帶來了毀滅性危機。西方近代民族國家的民主更是西方戰爭史上戰爭而非和平的誘因,並將中世紀的有限戰爭導至無限戰爭。
  至於後進的民主國(含台灣),在由上而下的民粹(如台灣李陳總統的台獨意識形態)及由下而上的民粹(如台灣馬英九總統的專業內閣不敵理盲濫情的民粹)交攻下,尤其西方假藉民主自由人權為名,其實這一切都是為西方利益並為遏制或為和平演變非西方尤其中國找藉口而已。當然這不是說民主自由人權不可欲,而是說這些價值應是透過社會本身的發展邏輯之達成的,而不應是也無法由外力去賦予或強加。
  此即【威權主義:邏輯邪37】所言:三個時代和三組對照之實證;廿世紀6、70年代政變內戰頻繁的第三世界vs威權統治的亞洲四小龍;廿世紀8、90年代第三波民主化下社政經軍皆崩解的蘇東vs集權統治下社政經軍皆穩定的中共;廿一世紀初第四波民主化下政變內戰頻繁的中東vs威權統治下崛起的中國。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