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圖博館:為何炒作中國彈道導彈?】1所云:為何啊?當然是為了宣傳中國威脅論2!那天要宣傳中國崩潰論3時又會說中國武器差4
  如今連中國維和馬航搜救也能炒作!
  相關資料
1. 以上詳參【圖博館】:為何炒作中國彈道導彈?
2. 以上詳參【圖博館】:《東方主義與中國威脅論》
3. 以上詳參【圖博館】:《中國即將崩潰》
4. 以上詳參【圖博館】:中國武器差因欠實戰?
  習慣了就好,還是要溫【圖博館】之故:
 
 
  同樣是空難,為何中俄會遭更多質難?
  空難唄!如同中印的鐵道事故,俄印是惡名昭彰,但中國則被誇大,目的是打壓其崛起。
  「xx政治學」是「刻板偏見」,人性之常態,新崛起者多會遇到,經得起考驗,自然會成功、如中國的高鐵,中國大小客機尚在考驗,至於台之華揚史威靈則是官商敗國 。
……………………
 
 
  少些機心,救災是普世價值,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是嗎?那緬甸救災1時,美國為何只肯出兵不肯出錢出力?
  緬甸軍政府可能會污走捐款物資!
  是嗎?那菲國救災朝野更污,美國反批中國不肯出錢出力,又嘲諷解放軍沒能力赴菲救災、去了菲方也不願意!
  是美國老大不同意吧!不然以中共救災能力遠勝美國2,加上中國醫院船3和船塢登陸艦4就在南海災區附近,即使中國航母5也能和在日的美國航母同時南下,結果美國捨近求遠、自己的醫院船十二月才能赴菲、不得已只好讓中國醫院船先到。
  各位忘了,台灣八八水災6時、中共要派米-26直升機7、被美拒,美航母到台、直升機卻不願吊重物;日本福島核災8時、美航母遭輻射感染撒離、中共要要派艦也被美拒。
  美國的救災,不只是門政治(發揮民主自由之軟實力9)經濟(發災難重建財)邪、更是門軍事鬥爭邪之硬實力。所以隨即看到,美日假救災之名10,三艘航母齊聚南海演習,中國航母被迫南下因應、也和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11一樣、被罵是挑釁,根本是雙重標準的美帝。
  相關資料
1.詳參【圖博館】:救災
2.詳參【圖博館】:中共的救 
3.詳參【圖博館】:醫院船  
4.詳參【圖博館】:071大隅獨島 
5.詳參【圖博館】:
6.詳參【圖博館】:88水災 ()
7.詳參【圖博館】:-26   
8.詳參【圖博館】:福島事件
9.詳參【圖博館】:力》 
10.詳參【圖博館】:假愛
11.詳參【圖博館】:中日釣之爭
……………………
 
西媒批中國侵略成性:連維和部隊都比美國多2014-4-17 環球時報 
 
  香港《南華早報》4月15日文章,原題:對中國在世界角色的看法,相互矛盾的偏見
  這裡有些近來常見於西方主流媒體的對中國對外行為的評價。
  ——“中國以自我為中心、奉行孤立主義,只要外部環境有益於國內政治穩定和經濟增長,中國在境外的野心和關注就是有限的。”
  ——“崛起的中國對鄰國野心勃勃、步步緊逼,還否認鄰國正當的利益、安全及經濟關切。
  ——“中國不是個好全球公民,它否定和違反國際準則和條約。”
  ——“中國只在可以利用國際準則和條約(比如在商貿領域)推進自身利益時,才會遵守這些準則和條約。”
  筆者要提出“和平”是一種相對的說法。中國尚未出現自己的南奧塞梯或克裡米亞時刻,或堪比美國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那樣的行為。(詳參【圖博館】:俄烏戰爭)
  眼下,北京有將近2200名官兵參加至少10個聯合國維和任務。這比任何其他安理會成員,包括美國都要多。
  中國是魔鬼還是天使,抑或兩者都是,難道要看什麼場合、什麼時候和什麼情況?
  那些想公正評判或理解中國的人,應該看看常常自相矛盾的證據的總和,而不是選擇接受那些符合自己先入之見的東西。(作者Alex Lo,喬恒譯) 
  回應
  中國侵略成性!你們能舉出例子?我可以舉例說明西方侵略成性!50年代美國侵略朝鮮、還有越南、近些年侵略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還有阿富汗、經常無人機轟炸別國造成無辜傷亡!我們維和部隊是維護和平你搞清楚了!那是受聯合國的指派!
  世界經濟中國發展最好,西方國家們長期的優越感在自身經濟危機和被中國經濟衝擊下心裡就是不平衡,在最近的幾次中歐貿易摩擦就能看出,一向打著貿易自由大旗的西方國家,在面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時會毫不猶豫的擺出貿易壁壘,把“貿易自由”扔進垃圾堆。
  有什麼呀?不就是看不慣中國崛起嗎?土豪就土豪唄,時間長了就習慣了。
  西方強盜,我們遠的不說,從1800年到現在中國侵越過誰?幾百年來中國都受西方列強的侵略,八國聯軍都是西方的侵略者,還有東方的日本,你們怎麼能胡說八道?
  滾吧你,中國五千年歷史你能說沒侵略過外國?(楨:乾脆說千萬年來人就互侵!)
  果然我國還有一些漢奸和外國走狗,真正應該滾的是你
  你的回答就是答案,人家一句話就開始要內鬥了,動不動就是這個奸那個奸的,這就是為什麼別人老是看不起中國原因之一。
  難道中國有了你這樣貌似在反思、在愛國,實際骨子裡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賊、軟骨頭、漢奸的東西,西方就會看得起中國了嗎?中國為什麼要去讓西方看得起!而且讓別人看得起是要靠實力、靠力量,而不是去獻媚、露醜、賣乖。
  世上根本沒有真理,只有強弱。等到中國真正侵略狗國的時侯,它們才不說我們是侵略成性了。
 
美媒批中國延誤馬航搜救 因對投射力量感到不安2014-4-19 中國青年報 
 
  4月15日,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題為“中國在搜尋客機行動中被認為傷害與説明一樣多”的報導;4月16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在其網站上刊登了題為“航班搜尋暴露中國式危機管理”的文章。這兩篇文章都將矛頭指向中國,指責中國在搜救過程中發佈的衛星照片、水下信號監測等“一系列失策”“延誤了搜尋行動”,“中國不願意和其他國家合作”,中國的“彙報體系”“反映出中國集中式的指揮結構毫無必要地拖延了資訊傳遞”。
  這樣的論調讓許多人感到莫名奇妙。細細探究之下,這兩家西方媒體根據選擇性的論據得出的結論,也頗為自相矛盾。
  《紐約時報》的報導稱,“在搜救行動的第一周,中國發佈了據稱在南海附近疑似殘骸的衛星照片。但是,這些物體隨後被證實與失聯客機無關。有馬來西亞官員指責,中國浪費了其他國家的搜救時間”。暫且不去求證是否真有馬來西亞官員發出了這種指責,僅一個問題就足以使這種指責站不住腳——發出“疑似殘骸”衛星照片但最後被證實與失聯客機無關的國家難道只有中國嗎?比如說,3月20日,澳大利亞海事安全局發佈在印度洋發現的疑似馬航客機碎片的衛星照片;4月4日,澳方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此前從衛星圖片上得到的線索均證實與失聯客機無關。
  事實上,自搜救行動開始以來,參與搜救的多個國家都陸續公佈過發現疑似油污帶、疑似物體等資訊,即便最後被證實這些發現與失聯飛機無關,人們也認為這是搜尋過程中的正常現象。正是因為“疑似”才需要去“求證”,難道因為“求證”結果與預期不符,之前發佈“疑似”資訊的做法就是錯誤的,就應該被指責嗎?如果一定要指責的話,那也應該“一碗水端平”,為何單單指責中國呢?
  《紐約時報》還在報導中引述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戰略政策專家林和立(Willy Lam)的觀點說,“很明顯中國缺乏精密設備”,“根據官方的宣傳,中國應該派出的是最好的力量和設備。但是,該文又在另一段中用“中國威脅論”的腔調指出,對中國意欲在更廣的地區投射力量感到不安。”這難道不自相矛盾嗎?人們不禁會反問,如果中國真的如此羸弱,威脅又從何而來?
  《華爾街日報》在16日的刊文中,還提及了中國“海巡01”4月5日宣佈偵測到疑似信號一事,中國調查人員將這個消息報告給了數千公里之外的北京,而不是通知已經在南印度洋上的附近船隻和飛機。這反映出中國集中式的指揮結構,毫無必要地拖延了資訊傳遞,讓其他搜索人員感到沮喪。”
  按照該文的邏輯,中國船隻發現疑似信號以後,應該立即與周邊其他國家的船隻與飛機分享。但事實上人們依稀記得,中國“海巡01”號船宣佈偵測到信號的當天,就有美國專家跳出來在美國媒體CNN上指責中國草率公佈資訊,並質疑中國的海巡船設施簡陋不可能偵測到信號,云云。
  說到這裡,事情已經很清楚。西方媒體之所以選擇性地看到一些事實而忽略另一些事實,之所以會得出如上結論,作出如上指責,根本原因只有一個:他們戴著“傲慢與偏見”的有色眼鏡。
  當然,我們也希望西方媒體有一天能夠摘下有色眼鏡,將世界的本來面目看個真真切切、明明白白。但我們也知道,在西方一些人長久以來對中國心存偏見的思維定式下,這種“美好願望”短期內恐怕無法實現。因此,與其費口舌去與其爭辯,倒不如盡好本分、做好自己,本著對國人負責、對其他國家參與搜救的夥伴負責的態度,繼續努力參與搜救。這些努力,即使是沉默的,世人也會看到。
  回應
  他們這純粹是信口開河,栽贓加害,其實他們才是延誤搜巡的最佳時機,馬來西亞為了所謂的國家機密,遲遲不肯公開mh370的運動軌跡,美國明明知道,還慢慢地通過媒體披露,像擠牙膏,一點一滴的,難道不是他們延誤了最佳搜巡時機?他們真會反咬一口啊!
  中國是去搜救嗎?是去南海秀肌肉的吧!老是說什麼信號信號的,不是說北斗衛星世界級嗎?到現在什麼都沒找到嘛!除了吹還是吹,這次丟人丟到國際上了吧
  你瑪德,世界級的GPS不也毛信號沒弄到一個,瞧你個日本豬不懂別來這裡瞎掰虎
  罵吧。再怎麼罵。美國黑人貧民和中國窮人相比就是富翁。
  是的,外國的月亮都特別圓的!
  美國黑人是白人的奴隸,失業率是白人的好幾倍,美國貧民連土地都沒有還民主?去你媽的民主!
 
船難暴露南韓「三流國家」形象【聯合晚報社論2014.04.22 
 
「歲月號」船難事件,目前仍搜救中,已證實有超過百人遇難,174人獲救,約兩百人仍下落不明。這次沉船,規模之大,情況之複雜,暴露出韓國政府處理能力不足,南韓社會情緒已經從絕望轉成憤怒,媒體不斷詰問南韓是不是個「三流國家」, 二十多年來的最大海難正在演變成政治風暴。
  當然追究起來,船長與部分船員要負最大責任,不僅處置失當,還率先棄船逃命。誠如朴槿惠總統所說,這種行為無異於殺人,從法律上、倫理上都不可想像。而援救至今,隨著一具具屍體抬上來,家屬情緒爆發,對官員們敵視,向總理丟擲水瓶,並在朴槿惠慰問時大罵公務員不負起責任,還一度要到總統府抗議,但被警察擋住。在近海沉沒的歲月號,至今生還率竟和百年前在北大西洋沉沒的鐵達尼號差不多,難怪網友怒罵,「無能的韓國仍舊是落後國家」。
  對於南韓政府,最困難的決定還在後面:截至目前還有約二百人陷身船中,理論上,船艙結構內也許還有空氣包,可以讓他們存活,但至今已無手機訊息與外界聯絡,令人擔心情況不樂觀。部分家屬現在主張數日內結束搜救,開始打撈,換句話說,要把船身扶正,想辦法拖回港邊。但一開始打撈,就會把空氣包打開,最後存活的希望隨之破碎。不管怎麼決定,政府必然要擔負最後的責任,以及最後的責難。
  目前輿論指責的對象是船長與負責救災的中層官員,還沒有直接點名總統朴槿惠。朴槿惠也強調,必將罷黜只知察言觀色、戀棧職位的公務員。不過憤怒情緒和究責焦點勢必會往上升高,朴槿惠目前超高的七成支持率,恐怕無法繼續維持下去。
  災難無情,尤其隨之暴露的「人禍」最令人無法接受。其實每個國家都經歷過類似歷程。美國紐奧良卡崔娜颶風風災,小布希總統被痛責過後,緊急救災機制才真正上軌道;並在隨後紐約珊蒂風災時,發揮了效用(楨:?詳參【圖博館】:救災軍)。台灣也有八八風災嚴苛的教訓。南韓這次痛定思痛,應會對災難因應體系全盤檢討,但這卻是多少人命所換來的,何其慘痛!(詳參【圖博館】:別再韓行了
 
韓國沉船:不聽話學生反獲救 韓媒反思服從文化2014-4-23 新華網
 
  韓國“歲月”號客輪沉沒事件中,失蹤乘客家屬乃至韓國民眾被一個殘酷現實所觸動:客輪發生嚴重傾斜後,船上300多名學生中大多數仍然按照船方指示留下船艙中待命,最終與客輪一同沉沒;一些沒有聽從指示的學生反而因此獲救倖存。
  韓國媒體不禁拷問,災難之後,韓國家長該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繼續絕對服從長輩或權威的指導,還是按照自己的判斷行事?
  危急關頭 鮮有跳船
  韓國《中央日報》22日報導,根據一些客輪遇險後抵達現場的其他船隻船員回憶,“歲月”號沉沒前,已經有不少船隻在現場準備施救,但幾乎看不到人從“歲月”號上跳船逃生。
  “太奇怪了,”當時在現場的油輪DOOLA ACE號船長文預植(音譯)回憶,“(‘歲月’號)客輪傾斜了45度以上,已經是不可能恢復的狀態,但是沒有人跳入海中。接到珍島海上交通管制中心的聯繫,我們和其他幾艘船在周圍隨時準備救援時也是這樣。”
  文預植說,他的油輪當地時間16日上午9時許接到海上交通管制中心的共同援救請求,9時23分抵達距“歲月”號200米處。當時,油輪已經備好救生艇和救生衣,隨時準備救援。
  “如果誰從船上跳下,就能得到救援,”文預植說,“但是沒有人從船上出來,讓人焦急。”
  另一艘油輪Dragon Ace11號9時33分抵達距“歲月”號50米處,曾經鳴了幾次汽笛,以提醒客輪,旁邊有援救的船隻。這艘油輪的船長玄挽洙(音譯)說,兩船相距50米,任何人穿上救生衣跳海,就可以被打撈上來,“我以為乘客們肯定會跳船,但沒有任何動作,令人吃驚”。
  權威指引 責任重大
  一段由倖存者拍攝的現場視頻近日在韓國互聯網廣泛傳播,顯示船體已經嚴重傾斜,但船上學生仍然平靜地坐在甲板下的船艙內,視頻中還記錄下了船員要求學生們待在原地、不要試圖逃生的廣播聲音。
  這次沉船事件中,大多數乘客絕對服從船方指令的現象被不少西方媒體所報導。路透社評論,在長幼尊卑觀念根深蒂固的韓國社會,來自上級和權威的要求往往不會遭到質疑或挑戰,不少乘客完全服從船方指令,可能因此失去逃生機會。
  根據調查,客輪遭遇險情後,船長李俊錫只是要求乘客穿上救生衣,待在原地,大約30分鐘後才下令疏散,而船長本人最先棄船。正是這一處理,成為外界詬病最多的劣跡。
  一些人甚至質疑,如果船長根本沒有下指令,即使缺乏安全指引,與客輪一同沉沒的學生或許會少一些。
  “如果大多數乘客是成年人的話,情況可能會不同,”韓國中央大學社會學教授申光永(音譯)說,“正因為不少乘客是學生,他們聽從大人的指引,最終可能被確認的遇難人數大幅增加。”
  DOOLA ACE號船長文預植說,“歲月”號傾斜後,不少船隻已經在現場施援,如果船長李俊錫馬上對乘客說“從船上離開”,就會有更多生命得救。
  根據“歲月”號與海上交通管制中心的通話記錄,“歲月”號船員顯然知道旁邊有船隻,但船長就是沒有發出跳船指令。
  Dragon Ace11號船長玄挽洙說:“那一瞬間讓乘客不要跳船,當時(‘歲月’號)船長的精神是否正常令人費解。”
  成長教育 尷尬難題
  《中央日報》報導,倖存乘客中,不少人正是因為沒有聽到、或者無視船方指令,反而獲救,包括一些私自到甲板上抽煙的淘氣學生;而多數學生卻因為聽從指揮而與客輪一同沉入海中,迄今下落不明。
  這個殘酷現實為韓國家長帶來教育難題:如何對孩子講述從事故中汲取的教訓?
  “那些不聽指揮的孩子活著回來了,聽話的孩子卻失蹤了,”一名中學生的42歲母親告訴《中央日報》記者,“當我和其他學生家長談論到這一點時,我們都說,或許應該告訴孩子,不要再相信陌生人或者老師。”
  一名32歲母親說,當聽到“歲月”號船長和部分船員要求學生原地待命,自己卻私下棄船逃生,“孩子們還怎麼去相信大人?我不知道是不是還要告訴我孩子,遇到緊急情況聽大人的話,還是說應該讓他儘快逃離現場。”
  不過,也有一些專家認為,不應該因為這起事件而全盤否定權威指引。
  “在發達國家,應對緊急情況的最基本步驟是聽從權威指揮,”光雲大學建築工程學教授李文和(音譯)說,“不過,確實需要有精確的指導和相關培訓,以確保這些權威人士不會作出錯誤指引。”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