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圖博館:為何炒作中國彈道導彈?】1所云:為何啊?當然是為了宣傳中國威脅論2!那天要宣傳中國崩潰論3時又會說中國武器差4
  如今連中國維和馬航搜救也能炒作!
  中國軍售5當然要炒作了!
  中國軍費6軍演更要炒作!
  只准老美在全球軍演、不許中國在自己的空海陸域軍演,這是啥邏輯?
  老大海盜的海權邏輯唄,中共土匪頂多只能龜縮在陸內權!
  竊球者王?未必!如今中國正崛起、有自信了,連軍演也故意以下駟對上駟。
  相關資料
1. 以上詳參【圖博館】:為何炒作中國彈道導彈?
2. 以上詳參【圖博館】:《東方主義與中國威脅論》
3. 以上詳參【圖博館】:《中國即將崩潰》
4. 以上詳參【圖博館】:中國武器差因欠實戰?
6. 以上詳參【圖博館】:中國 中國  中國軍費更要炒作
  相關新聞
中國藍軍模仿美軍最強旅連擊敗3大軍區王牌 
朱日和基地對抗:紅方未能達成作戰目的且戰損嚴重
中國海陸空三軍密集軍演 敏感時段彰顯強軍決心
人民日報:“三軍四海”演習 威懾圖謀不軌之國
中國為何大規模軍演 英國稱針對這美日
美軍多次在中國周邊耀武揚威 中方軍演亮殲敵決心  日本開始不安
美印日在我東海軍演 恰逢解放軍三軍四海大演習
陸國防部澄清:民航延誤主因氣候(麥德姆颱風襲擊大陸13人死)屬年度例行演習,數區域同時舉行只是巧合,與甲午戰爭一百廿周年無關。
軍演造成航班延誤 外媒:中國犧牲經濟發展軍力 國防是優先選項(回應:誇大其詞啊,這不過是渲染中國威脅論的又一種新形式,出於對民航安全的考慮,短時間內對空域進行管制,再正常不過。中國發展軍事沒錯,但犧牲經濟了嗎?這純粹是危言聳聽,意在刺激部分分辨力不強的國民不滿情緒。國內媒體總是不加選擇地做西方媒體的傳聲筒,真是愚蠢。)
 
深度:中國藍軍模仿美軍最強旅連擊敗3大軍區王牌詳參【圖博館】:38集團軍
 
資料圖:7月4日拂曉,一場我軍訓練史上實戰化程度最高、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紅藍軍全激光模擬對抗演習――“跨越-2014·朱日和D”紅藍軍對抗演習在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的廣袤草原上拉開戰幕。
2014-7月4日拂曉,一場我軍訓練史上實戰化程度最高、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紅藍軍全激光模擬對抗演習――“跨越-2014·朱日和D”紅藍軍對抗演習在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的廣袤草原上拉開戰幕。
  本週,自內蒙古傳來消息,解放軍三個精銳作戰旅在“跨越2014”系列演習中先後敗給“藍軍”,直到週末,瀋陽軍區16集團軍某旅才首次以微弱優勢獲勝。自上世紀90年代軍旅電視劇《突出重圍》起,中國讀者就對解放軍的無預案擬真演習不再陌生,但如此規模的“車輪大戰”還是讓人驚訝。從報導看,後續部隊還將參加“朱日和E\F”兩場演習,算上“藍軍”自己所屬的北京軍區,他們把全國7大軍區“輪”了個遍。撇開解放軍基地化訓練的改革不談,很多讀者表示他們更感興趣的是,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能讓解放軍如此重視?本周軍事觀察,我們就來盤點一下。
  朱日和在燃燒嗎?
  去年,觀察者網軍事觀察欄目曾談到解放軍“使命行動”系列軍事演習。從代號可以看出,該系列演習以我軍統一祖國為戰役背景想定。演習包含爭奪制空權、戰略轟炸、渡海登陸、城鄉清剿、反擊外來干涉等一系列內容,有驗證作戰能力、研究戰役、戰術課題等多方面考慮。
  相比之下,今年的“跨越2014”系列演習則有著更濃厚的“練兵”色彩。在兩個月時間內,北京軍區某“藍軍”旅和來自南京、廣州、濟南、瀋陽、成都、蘭州6個軍區的6個陸軍合成旅依次展開車輪大戰。相比之下,俄羅斯徵集幾十個坦克車組進行的“坦克聯賽”就小巫見大巫了。
資料圖:紅軍機步旅99式坦克通過導演部設置的障礙地段。
紅軍機步旅99式坦克通過導演部設置的障礙地段
  20軍裝備與藍軍有較大差距
  與往日“紅軍”大勝或者紅藍雙方各有勝負不同,此次演習中南京、廣州、濟南軍區的3個“紅軍”旅先後敗北。瀋陽軍區“紅軍”旅經過一番苦戰,才贏得了第一場“慘勝”。在令人大跌眼鏡的結果面前,此前不常出現在人們關注視野中的“藍軍”名聲大噪。
  據悉這次“參戰”的“藍軍”是65集團軍某旅,2011年由原屬的裝甲師拆分改編成立而成。雖然65軍與“萬歲軍”、“天下第一軍”這樣有光榮戰史的部隊在名氣上差了一頭,但“藍軍”旅這次卻是“一舉成名天下知”。
  是因為“藍軍”裝備特別強大嗎?並非如此。從現有照片分析,儘管“藍軍”部隊作為專業假想敵部隊,其重武器裝備並不先進:坦克主要還是59式改進型,防空部隊還裝備老舊的牽引式57毫米高射砲。唯一的亮點是其步兵代步工具幾乎全是“東風鐵甲”高機動車。
  “藍軍”真正的優勢,在於其電子化信息化程度明顯高於我軍普通部隊,從防空導彈射手到營連級指揮員,手腕上都帶有用於傳遞戰術信息的終端機,無人機偵察、電子偵察能力也十分強大。
  此外,依托朱日和演習基地,藍軍還設置了複雜的電子戰環境。有報導提到“紅軍”部隊一進入演習場,衛星導航就被干擾導致失靈的情況。
  與往日“紅軍”大勝或者紅藍雙方各有勝負不同,此次演習中南京、廣州、濟南軍區的3個“紅軍”旅先後敗北。瀋陽軍區“紅軍”旅經過一番苦戰,才贏得了第一場“慘勝”。在令人大跌眼鏡的結果面前,此前不常出現在人們關注視野中的“藍軍”名聲大噪。
  據悉這次“參戰”的“藍軍”是65集團軍某旅,2011年由原屬的裝甲師拆分改編成立而成。雖然65軍與“萬歲軍”、“天下第一軍”這樣有光榮戰史的部隊在名氣上差了一頭,但“藍軍”旅這次卻是“一舉成名天下知”。
  是因為“藍軍”裝備特別強大嗎?並非如此。從現有照片分析,儘管“藍軍”部隊作為專業假想敵部隊,其重武器裝備並不先進:坦克主要還是59式改進型,防空部隊還裝備老舊的牽引式57毫米高射砲。唯一的亮點是其步兵代步工具幾乎全是“東風鐵甲”高機動車。
  “藍軍”真正的優勢,在於其電子化信息化程度明顯高於我軍普通部隊,從防空導彈射手到營連級指揮員,手腕上都帶有用於傳遞戰術信息的終端機,無人機偵察、電子偵察能力也十分強大。
  此外,依托朱日和演習基地,藍軍還設置了複雜的電子戰環境。有報導提到“紅軍”部隊一進入演習場,衛星導航就被干擾導致失靈的情況。
  本次作戰,化武襲擊就像是家常便飯,每支部隊都要挨上幾次
  不過,藍軍裝備的重武器其實可以“作弊”。由於演習使用激光對抗設備,對抗結果都是通過計算機系統自動判斷。武器參數則是由導演組根據演習想定“虛擬”的。那些5對負重輪的老式坦克,完全可能正在扮演7對負重輪的M1A2SEP。
  這次“跨越2014”系列演習前的報導專門提到,演習導演部要求此次演練中“不隨意調換兵力裝備和重複使用戰損兵力、不提前進入演練場地偵察勘察、不​​改變士兵交戰系統性能、不設預案、不搞預演”……在解放軍以往的演習中,一般設定“紅軍”的參戰實力高於“藍軍”,至少在兵力方面佔據較大優勢。因為“紅軍”一般是進攻方,所以應該給予其相當的加強。通常情況下,“紅軍”在得到集團軍級空砲火力支援的情況下,以一個完整師旅,再加強一些電子戰連、防空營、陸航部隊等單位,去打“藍軍”一個不完整的旅。
紅軍機步旅一梯隊裝甲輸送車掉進溝裡
紅軍機步旅一梯隊裝甲輸送車掉進溝裡
  這次“跨越”系列演習,“紅軍”只得到了少數必要的加強,與嚴陣以待的藍軍在兵力兵器數量和性能對比上基本半斤八兩。從離開營地開始,“紅軍”就不斷遭受導演部安排的“空襲”、“化學武器襲擊”,不斷遭受損失。例如前文提及的“跨越2014-朱日和A”演習,南京軍區某部坦克部隊在向朱日和機動的300多公里路上損失了30%的兵力。
  從文宣材料來看,“跨越”導演部給紅方設置的戰局簡直要用“災難”來形容。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某年月日,我軍某旅突然接到命令,立刻前往千里之外的作戰地點參戰。部隊乘火車向目標地點集結的過程中就開始遭遇敵人的襲擊。抵達目的地附近,由於火車站已被炸,不得不自己搭建臨時站台把坦克駛離火車。還沒等部隊全部下車,對方的空襲毫無徵兆地到來,並且伴隨著化學武器襲擊,部隊頓時傷亡慘重。部隊開入陌生的地區,一邊在復雜的地形中艱難行軍,一邊還遭到對方不時空襲和化學武器襲擊。已經損失近兩成的部隊終於抵達戰場,面對的卻是通信喊不通、導航不靈光的複雜電磁環境。接著部隊必須毫不遲疑地向嚴陣以待的藍軍發起進攻,但手頭只有少量的空砲火力支援,而“敵人”高度信息化,從發現“紅軍”部隊,到召喚的空襲砲擊落下時間都是按分鐘計算……
  不過這次演習可以看出,我軍也有著通過這次演習檢驗不同裝備的作戰部隊實際作戰能量的意圖。我們可以注意到,先後參戰的四支“紅軍”旅的武器裝備水平參差不齊,甚至可以說是專門挑選了我軍有代表性的、不同裝備的部隊來與“假想敵”對練。
  “朱日和A”演習,“紅軍”是裝備有96A主戰坦克和86式步兵戰車的12集團軍某旅。他們被導演部要求履帶強行軍300公里後投入戰鬥,還未接戰就被“空襲”打得損失過三成,慘遭戰敗。
  “朱日和B”演習,41集團軍某旅參戰,裝備的坦克是96式,步兵戰車為04式,他們也被要求進行強行軍,30小時行軍300公里(坦克通過火車運輸,和12軍部隊全靠自己的履帶行軍有所不同),最終也遭擊敗。
資料圖:紅軍機步旅一梯隊裝甲車在大漠上機動
紅軍機步旅一梯隊裝甲車在大漠上機動
  “朱日和C”演習,參戰“紅軍”為濟南軍區20集團軍所屬某旅,他們的裝備是目前出場“紅軍”中最差的,還在使用59式坦克和牽引式152毫米榴彈砲,較先進的裝備只有122毫米卡車炮和92式步兵戰車。在跨晝夜連續進攻藍軍之後,慘敗。
  “跨越2014-朱日和D”演習,16集團軍某旅參戰。該旅裝備了“萬歲軍”換下來的“二手”99式主戰坦克,其步兵卻乘坐古老的63式步兵輸送車作戰。儘管裝備了我軍第二強大的主戰坦克,其“勝利”也是來之不易,幾乎是一場平局。
  如此強悍的“藍軍”到底模擬的是現實中哪個國家?這是很多讀者猜測的話題。
  從上面的描述我們已經可以看出,“藍軍”並非如某些評論中所說是簡單的模擬“斯特瑞克”旅。現實中,即使是美國也很難實現像這次演習這樣驚人的打擊效率。甚至據官方文宣資料,演習中還有藍軍部隊“原地複活”的事情發生。
  可以說,“藍軍”模仿的是中國軍隊假想中未來的強大敵人,它可能以美國信息化程度最高的斯特瑞克旅為模仿原型,但實際作戰能力卻大大超越之。甚至可以說,它是一支“冷戰高峰時蘇聯坦克部隊”、“現代美國空軍和陸航部隊”、“美國未來戰鬥系統”、“解放軍自己的高昂士氣”、“理想化戰術謀略”的混合體,要擊敗這樣的對手,談何容易。
  說到這裡,筆者要提一下軍報文宣資料中提到的美軍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的“紅軍”部隊。目前這裡的“紅軍”是美國第11裝甲騎兵團,這個“騎兵團”實際上是旅級作戰單位。它的歷史相當光輝,曾參加過越戰,在冷戰期間在西德“富爾達谷地”準備正面抗擊蘇軍裝甲洪流,也打過阿富汗。而今,作為美軍的專業“紅軍”部隊,他們已經進行改編,其基本編制全面模仿解放軍39集團軍。尤其是它編制下的國民警衛隊第221裝甲騎兵團第1營,連臂章都乾脆模仿解放軍的樣式——上面繪製了大大的黃邊紅色五角星,部隊名稱雖是英文,卻故意模仿漢字,可以說是下了一番功夫。
  而他們的裝備……現代中美兩軍的坦克裝備外形差別不大(至少看砲塔遠距離上都差不多),所以他們只改造了一些M113裝甲車,模仿解放軍兩棲坦克外形。
  軍報文章提到的就是這支模仿解放軍的“紅軍”旅,它在歐文堡基地的模擬戰中痛打了美國幾乎所有現役部隊。其實這支部隊也並非在“模擬”中國軍隊,裝騎11團其實和我們的裝步195旅一樣,是在模仿中美各自想像中理想化的“敵人”。
  筆者突然冒出個不靠譜的想法,要是美國的“紅軍”和中國的“藍軍”來一次“對練”,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作者署名:席亞洲獨立軍事評論員,IT業觀察者洪希伯軍事觀察者,旅港學人施洋外交與軍事觀察者,獨立評論員本文轉載於觀察者網)
http://mil.news.sina.com.cn/2014-07-09/1506789335.html
 
朱日和基地對抗之:紅軍用激光制導砲彈揍藍軍
 
紅軍用激光制導砲彈揍藍軍
成都軍區某裝甲旅先遣分隊搭乘空軍大型運輸機抵達演習地區並隨即投入演練
為機降提供掩護的武直10
完成近4000公里鐵路輸送的坦克分隊組織野戰卸載
J-10戰機加入實兵對抗並擔負空中掩護和對地攻擊任務。
紅軍在藍軍縱深要點實施機降。
空軍航空兵與陸軍航空兵共同參加實兵對抗演練。
  中國軍網:2014年7月18日下午,內蒙古草原深處的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迎來了入夏以來最炎熱的一天。“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含先期試點)第6場總結大會氣氛異常凝重。總導演高繼安對實兵對抗情況進行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系統講評後,宣布演習的紅方未能達成作戰目的且戰損嚴重。抱著“人生幾回搏、決戰朱日和“必勝信念的成都軍區某裝甲旅成為備受全軍矚目的實戰化演習中第5支失利的部隊。至此,“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的紅藍對抗結果為1勝5負。
  參加演習的成都軍區某裝甲旅,用戰鬥的精神、打仗的標準,以摩托化開進、鐵路和空中輸送等方式,跨越7個省區,行程近4000公里,從彩雲之南挺進草原心臟。全體官兵以接受檢驗、經受礪煉、決戰決勝的高昂鬥志,在完全生疏的地形、極端艱苦的環境、複雜多變的情況等近似實戰的演習中,連續完成了遠程投送、戰場機動、組織戰鬥、實兵對抗和實彈綜合檢驗等課題,表現出勇猛的戰鬥精神和頑強的戰鬥作風。在從未有過的高強度、快節奏的實戰化演練中,部隊23個晝夜不退出情況,戰鬥精神、思想意志、訓練水平得到了全面檢驗,官兵體能消耗已近極限。藍胜紅敗的結果,令付出汗水、淚水、鮮血,用生命詮釋軍人榮譽的官兵經受近似實戰甚至嚴於實戰鍛煉的同時,深入查找演習中存在和暴露的問題,深刻反思軍事訓練水平與未來作戰要求的差距,把演習失利的心靈之痛,化為決勝未來戰場的新起點。
  “23個晝夜的礪練前所未有,刻骨銘心。“這是集團軍指導組領導在總結大會上講出的切身體會,也是記者第6次在“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現場聽到參演部隊領導的對此次實戰化演習的評價。實戰化訓練、實戰化檢驗的腳步,終於踢破了“紅必勝、藍必敗”的腐朽之門。或許對抗條件對紅軍看似過於嚴苛,但打仗的時候將更加嚴酷。生疏的環境和復雜的情況或許讓官兵在演習場上迷失方向,但卻使部隊找准了貼近任務、貼近實戰、貼近未來戰場的正確方向。全程參與並指導演練活動的總參謀部軍訓部副部長馬開平少將在總結大會上堅定而嚴肅地說,我們要堅決貫徹軍委總部的指示,大興實戰化訓練之風,下猛藥糾治形式主義,樹立實戰化訓練的導向。我們不需要訓練場上廉價的勝利,要的是能夠適應作戰任務、決勝未來戰場的真成績、真水平、真實力、真功夫。
  回應
  總之演習最後 必須是紅軍勝,自欺欺人.
  錯了,贏得那支是瀋陽軍區的,打的很慘烈,說演習造假的噴子滾回美國去吧 
好一個不學無術的SB,藍軍是精銳中的精銳,近年的演習,紅軍十戰九輸,目的就是磨練紅軍,怎麼從狗嘴裡吐出來的就成了贏的永遠是紅軍?
 
知情人透露解放軍四大海域同時軍演內情2014-8-1北京青年報 
 
 
參考消息網7月29日報導境外媒體稱,中國繼2013年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後,又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統籌下,跨越戰區,設立了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圖為東海艦隊最新服役的052C級導彈驅逐艦150號長春艦。該艦為東海艦隊新旗艦。
  近來,中國軍隊頻繁組織軍演的消息“不絕於耳”。除了在四大海域同期開展軍演外,陸上軍演也不曾間斷。7月30日,解放軍罕見地從東海之濱開赴西北邊陲進行跨區軍演。海陸空三軍“火力全開”、“跨區演練”引發人們的關注。專家及內部人士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舉行如此大規模、多兵力的演習超出歷年同期水平,是中國軍隊加強實戰化訓練的具體表現。昨日,國防部回應稱,這些演習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和目標,有關方面不必過度解讀。
  四大海域同時舉行軍演
  各大軍演幾乎“無縫銜接”,覆蓋著7月至11月的中國四片海域。
  7月27日,國防部公佈了近期將舉行實兵演習的消息,“按照全軍年度軍事訓練計劃,我軍將從7月29日起,在東南沿海方向舉行實兵演習。”國防部同時透露了演練中包括空中演習,“舉行空中演習是檢驗和提高我國防空作戰能力的必要手段。”
  中國海事部門的航行警告透露了更多消息,除了7月29日至8月2日在東海相關水域將舉行實際使用武器訓練外,解放軍從7月25日至8月1日,在渤海海峽、黃海北部相關水域將執行軍事任務;
  7月26日至8月1日,在北部灣相關海域進行實彈射擊訓練;
  7月28日至11月20日,在廢黃河口至射陽河口以東的江蘇鹽城部分海域將舉行實彈射擊。
  這標誌著,在同一時期內,中國海軍將在渤海、黃海、東海和北部灣四大海域同期開展軍演。
  三大軍種六大軍區參演
  此外,據《解放軍報》報導,開始於5月20日的“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於7月28日結束。
  與此交叉相疊,自7月15日起,解放軍將連續舉行10場代號為“火力-2014”陸軍兵種部隊跨區基地化實兵實彈演練,“以探索陸軍兵種部隊成建制組織、常態化落實的跨區基地化訓練方法路子。”
  報導稱,南京、瀋陽、廣州、北京、成都、濟南6個軍區的10支陸軍遠程火箭彈、砲兵、防空旅,將全員全裝,依次成建制開赴6個訓練基地,進行實兵實彈演練,演練將持續進行3個月左右。
  至此,三大軍種、六大軍區,從北到南,陸上以及四大海域或同步、或輪流展開軍演,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研究員張軍社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與歷史同期相比,的確罕見。
  此外,中國軍隊與外軍共同進行的聯合演習也同步進行著。據國防部網昨天的消息,中澳美三國將於10月在澳舉行代號為“科瓦里”的陸軍聯合演練。另外,中國海軍剛剛參與了2014美軍環太平洋軍演,8月下旬,上合組織“和平使命-2014”反恐演習將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根據公開的信息情況看,中國軍隊在四個月內,組織或參與了數十場軍事演習。
  罕見橫跨中國開赴西北
  不僅軍演的密集程度提高,近來演習中的練兵方式也呈現出與以往相比明顯不同。
  據央視報導,7月30日,系列演習中代號為“火力-2014·庫爾勒A”的演習在西北某地進行。庫爾勒市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城市,位於塔里木盆地東北邊緣。
  據報導,參演部隊需要在地表溫度60攝氏度的情況下行進。參演部隊來自南京軍區,從東海之濱橫跨中國,千餘人跋涉近四千公里開赴陌生環境進行演練,全程攜帶遠程火箭炮。內部人士告訴北青報記者,無論是參演力量,還是距離,在我軍跨區訓練史上都是空前的。
  日前,在剛剛結束的朱日和軍演中,也同樣強調“跨區訓練”。總參軍訓部副部長馬開平說,以後將參照這次系列演習的組訓模式展開軍演,使跨區基地化訓練成為提高我軍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基本途徑。
  此外,據中國軍網消息,7月25日,總參謀部牽頭組織的全軍大型訓練基地建設集訓交流活動,目的是探討如何建設大型訓練基地。
  張軍社介紹稱,大型訓練基地在設置戰場情景時更加逼真、接近實戰,能夠容納更多部隊同時演練。實兵演練規模可以大些,各軍種間的聯合作戰能力得到提高。
  以參加過跨區訓練的海軍陸戰隊為例,張軍社說,他們從熱帶到北部寒區訓練,提高全域作戰能力,加強與其他軍種間的聯合作戰。此外,跨區訓練對綜合保障也提出了新要求。
  除了跨區訓練與聯合作戰外,軍演中還強調軍種內部不同兵種間的“協同性”。“以海軍為例,這就要求水面艦艇、潛艇與航空兵等相互協同。”張軍社說。
  在此番系列軍演中,“紅勝藍敗”的思維也被顛覆。昨天,國防部發言人耿雁生表示,我軍目前已組建了第一支專業化模擬藍軍部隊,他肯定了藍軍在朱日和演習中的表現。
  張軍社介紹到,以前導演部會通過給紅軍情報等方式助其完成軍演預設情節。如今,由於要求實戰性更強,不預設情節,讓雙方自己偵察、自主對抗。導演部不再“偏向”,有助於模擬實戰,更好找出問題。
  分析
  中國軍隊頻繁亮劍引發國內外媒體廣泛關注。昨天,國防部發言人耿雁生公開回應這些猜測,稱演習是例行性安排,目的是為了加強我軍實戰化訓練,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和目標。據前文所提到的內部人士介紹,密集軍演源於今年年初軍委“推進實戰化軍事訓練深入發展”的要求,“軍事演習”、“聯合實兵演習”等詞彙開始更多地進入人們的視野。
  時間
  演習是年度訓練計劃內的例行安排
  日前,有​​外媒對軍演時間與7月25日中日甲午戰爭爆發120週年紀念日、8月15日終戰紀念日、“九一八”事變爆發等等時間重合進行報導。對此,耿雁生昨天表示,我軍這些演習都是年度訓練計劃內的例行性安排。他說,“如果有人對這些演練活動疑神疑鬼、對號入座的話,那完全是他自己的問題。”
  內部人士告訴北青報記者,關於這些時間節點的推測的確沒有道理。軍演是對今年年初軍委提出的實戰化訓練要求的落實。演習之所以跨度時間長是因為其中多次為系列演習,每一系列均包括多場演練。
  什麼是例行性安排?張軍社告訴北青報記者,各軍種、軍區都在年初的軍事訓練計劃中就將軍演包含其中,軍事訓練計劃還要通過總部批准,有嚴格程序,不是臨時性的安排。所以,這些軍演不可能共同針對某個特定時期的特定事件。
  一般而言,軍事演習是由年初的軍事訓練計劃訂立的,在之後的數個月時間裡制定具體行動的方案,如果是多國聯合軍事演習,那麼準備的時間要更長,甚至跨年。
  不過,張軍社認為,軍演的確具有威懾力,原因在於通過軍演,軍隊表達維護國家安全的決心和能力被潛在的對手看到,傳遞出的這一信息對任何有不良企圖的國家,當然包括日本右翼,都有威懾作用,從而迫使他們放棄意圖對中國發動戰爭的想法。
  背景:中央軍委曾發意見要求提高訓練實戰化水平
  事實上,據知情人士向北青報記者透露,如此大規模演習有一個背景,今年3月,總參謀部下發通知,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深入學習貫徹中央軍委《關於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一《意見》就包括“在新的起點上推進實戰化軍事訓練深入發展,不斷提高能打仗打勝仗能力。”內部人士透露稱,也正是在此之後,作為能夠檢驗和提高實戰化訓練水平的軍演開始更加頻繁。
  《意見》要求軍隊加強實案化訓練、聯合實兵演習、戰場適應性訓練和新力量新領域訓練,特別是結合執行任務的訓練,深化對抗訓練、基地訓練等方法手段,創設近似實戰的練兵環境,把實戰化軍事訓練開展起來。
  軍演頻率的增加對部隊訓練提出更高的要求,“拉出去比試”與“關起門來在自己家練”會起到不一樣的效果。張軍社認為,面對複雜的國際形勢,近幾年中國海軍的訓練和演習頻次和強度逐年增加,只有提高戰鬥力才能遏制戰爭,起到維護和平的目的。
  不過,與美國日本軍演頻次相比,張軍社認為,中國的軍演“太少了”。張軍社說,美國防長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透露,未來,美國每年要在亞太地區舉行130次軍事演習,這還不包括美國在本土和其他地區的陸海演習。美國的多場演習與日本共同舉行,而日本本身也進行軍演,這意味著,美日的軍演頻度遠高於中國。
http://mil.news.sina.com.cn/2014-08-01/0732793273.html
 
設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戰略意圖2014-7-29
 
  一、設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可謂高明之舉
據外媒報導,中國繼2013 年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後,又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統籌下,跨越戰區,設立了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指揮中心囊括各大軍區的海、空軍,新浪軍事研判,其目的如下:一、整合不同軍種,戰區的聯合作戰能力,從而更為高效統一;二、以戰促和,促使日本在軍事上不能輕易行動。
  雖然中國官方尚未對這一消息發表評價, “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具體細節也無從得知。但是根據中國在東海面臨的威脅現狀,以及中國空軍和海軍聯合作戰之前的發展情況,新浪軍事仍將對該中心設立的背景、目的以及未來展望做出概略分析,以饗讀者。
  由於我軍長期沿襲蘇軍體制,強調各軍兵種分工的專業性,其條塊分割較為明顯,因此長期以來,我國的領海上空,包括沿海港口、城市等重點目標的日常巡邏與防空警戒任務都主要由海軍航空兵負責。加上早期空軍戰機(實際上也包括大部分海航戰機)的導航系統等硬件設施也不足以保障中遠海飛行,因此空軍僅在50 年代中後期福建沿海與國民黨空軍爭奪制空權的空戰中,和6 、70 年代越南戰爭期間在中越邊境與美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越境飛機的零星戰鬥中,曾以小分隊的形式短暫進駐沿海前線機場與海軍航空兵在海上共同抗敵。
  而在之後承平日久的三十多年裡,空軍在日常訓練中也很少在海上進行飛行,唯一稱得上常態化的“準海上飛行”,只有自60 年代末海峽空戰告一段落後,在福建的漳州和連城這兩個場站進行的全軍範圍內輪流駐訓,俗稱對台輪戰。但即使是在這種輪訓中,我軍飛機最多也就是在距離海岸很近的近海海域上空飛行,稱不上什麼海上巡邏。
  二、來自東海惡鄰的海空壓力越來越大
自台灣地區國民黨領導人馬英九上台以來,台海局勢呈現出逐漸緩和的趨勢,空軍各部隊對台輪戰的力度也有所降低。而在小泉政府執政時期奠定日本近年來政治路線發展基調之後,特別是安倍政府“二進宮”以來,其在圍繞釣魚島等領土主權問題上無視國際法理、蠻橫霸道的態度,以及將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解禁集體自衛權等一系列進攻性舉動,更是讓人不得不提防日本軍國主義的再次抬頭。近年來,日本航空自衛隊的F-15J 和F-2 等先進戰機多次在東海的天空對在我領空內正常巡邏的中國飛機做出挑釁舉動,迫使我軍必須針對這種挑釁作出回應。
  對中國的發展一直心懷警惕的美國近來也多次提出“重返亞太”的口號,進一步強化了在第一島鏈的軍事力量部署 ​​,以F-22 為代表的多種先進戰機先後入駐亞太地區美軍基地。到了2017 年,F-35A 戰機也將首次部署日本,加上屆時也將裝備日本航空自衛隊的日本版F-35 ,其在東海方向圍堵中國的用心已昭然若揭。
可以認為,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的重點威脅方向,正逐漸從空域較為狹小的台灣海峽轉向更為廣闊的東海天空。而作為這片天空的第一捍衛者,長期以來受經費不足所困的海軍航空兵此時的情況卻並不容樂觀。
  海軍航空兵在裝備更新上向來比空軍慢一拍,尤其是價格昂貴的第三代戰鬥機的裝備速度上更是落後空軍不少。到2003 年,空軍已經裝備了上百架蘇-27 和蘇-30 戰機,殲-10 戰機也即將交付部隊,而此時海航裝備的第一種三代機蘇-30MK2 卻還在俄羅斯阿穆爾河畔共青城飛機製造廠的車間裡組裝。很明顯,僅僅依靠手中性能有限的殲-7 、殲-8 是很難應對已經大量裝備F-15J 和F-2 的日本航空自衛隊的。為了盡量保持在東海天空的存在,有時連並非專用於空戰的殲轟-7 “飛豹”戰鬥轟炸機都要加入到攔截入侵日機的行列中,足見這一時期海航兵力的捉襟見肘。
  三、聯合指揮中心的設立解決了幾大頑疾
所以為了應對東海天空中越來越大的威脅,東海一線乃至其他空軍單位逐漸參與東海上空的巡邏攔截行動也屬情理之中。但由於之前條塊分割的時間太久,即使是一些裝備了第三代戰鬥機,訓練水平較高的部隊在當時也缺乏海上飛行的相關經驗,想和海航共同肩負起對抗強敵的重任,仍需通過海上飛行訓練這一關。
  為此,空軍於本世紀初在長三角某軍用機場組建了空軍航空兵海上飛行訓練中心。自該中心成立以來至今,空軍航空兵幾乎所有裝備第三代戰鬥機的部隊都曾在此中心駐訓。今年5 月,成都軍區空軍航空兵某師的殲-11 和蘇-27UBK 戰鬥機曾兩度掛載R-73 型和R-77 型空空導彈升空攔截日方入侵東海防空識別區的飛機,距離日機最近距離僅為30 米。
  之所以成空的戰鷹會出現在東海的天空攔截入侵者,正是因為該部此時在該海訓中心訓練的緣故。目前,該海訓中心幾乎不間斷的迎接來自各大軍區空軍航空兵部隊的戰機前來輪訓,不僅學習了海上飛行作戰的技巧,還讓各部隊掌握了與一線假想敵對抗的竅門,即使戰時需要千里馳援東海一線時也不至於需要從頭學起,這對高強度短時間的現代空中戰役來說非常重要。
  解決了空軍戰機在海上出動執勤的問題還不夠。雖然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裝備的飛機型號大體相同,但由於空軍和海航擁有各自一套獨立完整的指揮體系、空情保障體系和後勤保障體系,空軍飛機在海上飛行時一旦進入空軍空情保障體系的盲區,它也無法得到海軍預警機或警戒機的支援,更遑論接收海面上軍艦雷達提供的目標數據出動攔截了。
  同理,海航的飛機如果飛到海軍空情體系所無法保障到的空域,​​也很難依靠空軍的雷達網的引導獲得實時目標信息。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建立之後的幾個月時間裡,就出現了幾次由於空海軍之間溝通協調渠道不暢,而使得對通過識別區的外國軍機的跟踪監視出現中斷的情況。
  四、為何說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意義不局限於協調?
目前,在東海一線的濟南軍區空軍和南京軍區空軍不僅有多個仍採用傳統的軍區空軍- 航空兵師- 飛行團- 飛行大隊體制的殲擊機師、殲擊轟炸機/ 強擊機師和轟炸機師;隨著近年來空軍編制體制再度進行改革試點,南京軍區空軍以位處長三角的原空軍航空兵某師為主重新組建了一個空軍基地,其指揮管理體制為軍區空軍- 空軍基地- 航空兵旅- 飛行大隊。僅在空軍就有兩種這兩種管理體制的並存,再加上海軍的艦隊航空兵- 航空兵師- 飛行團- 飛行大隊,要實現東海方向上的統一管理,在組織結構上層作出調整勢在必行。
  如果真如外媒所說,我國將設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那麼這個中心應該包含以下幾個層面:首先,它將是一個讓東海空域所屬各航空兵部隊統一協調的指揮中心,跨越軍兵種的藩籬,讓戰區最高首長能夠指揮到基層的每一個航空兵團/ 旅而不必通過軍兵種各自繁雜指揮層級的轉接。  其次,它需要肩負起將東海的空軍和海軍的空情保障體系整合起來的作用,真正做到讓整個東海空域成為一個整體;只要是隸屬於我空軍或海航的飛機,只要在我空軍或海軍的預警雷達網內,都能得到來自我方空情保障系統的有效支援,並在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協調下執行任務,這對於部署在東海一線的我航空兵部隊來說,將是個好上加好的消息。  最後,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意義並不局限於航空兵、雷達兵等幾個兵種之間的協調。雖然各方軍事評論普遍認為,在未來可能的中日海軍東海衝突中,由於佔據航空兵的優勢,中國海軍可能將更具主動權;但是也有媒體評價,由於中國空海軍之間缺乏協同作戰的經驗,這一優勢在戰時能發揮出幾成尚需觀察。
  而建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之後,隨著空中力量完成協調整合,掌握制空權的概率將明顯增加,由航空兵搭建的保護傘也會更踏實的掩護好海軍艦艇的行動。反過來,廣泛裝備遠程對空/ 對海警戒雷達的我海軍艦艇部隊也將進一步延伸我整個東海方向的觀通體系範圍,更好的輔助我航空兵實現對防空識別區的日常監視,讓敵對勢力真正意識到中國的東海防空識別區並非徒具虛名,可以趁人不備偷溜過去;而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24 小時監控區,一旦不經通報就想闖入,就將付出應有的代價。(作者:新浪軍事兵鋒之王)
http://mil.news.sina.com.cn/jssd/2014-07-29/17098.html
 
中國空軍在東部空域大規模演習原因和意圖2014-7-28
 
  1、為何選在人口稠密經濟富饒的東部上空演習?
2014 年7 月下旬,有關我國東部地區航班出現大面積延誤的消息開始在網上流傳,稍後,民航部門也證實了這一消息。7 月27 日,中國國防部新聞事務局首次正面回應大面積航班延誤事件,“按照全軍年度軍事訓練計劃,解放軍將從7 月29 日起,在東南沿海方向舉行實兵演習。這次演習是解放軍年度例行性訓練活動,對於鍛煉檢驗部隊作戰能力、提高實戰化訓練水平、推動軍事鬥爭準備具有重要意義。”
  從本次航班延誤機場(上海虹橋、上海浦東、南京、杭州、合肥、濟南、無錫、寧波、青島、連雲港、鄭州、武漢)所在地來看,本次實兵演習將涉及到濟南軍區空軍,南京軍區空軍以及北海艦隊航空兵和東海艦隊航空兵多個單位所在的廣大空域。新浪軍事判斷,此次演習的規模很可能要大於去年在南海方向上組織的“使命行動-2013C ”,將是一次對解放軍組織大規模空中力量出動和作戰能力的考驗。  隨著近年來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以長三角為核心的東部沿海經濟圈已經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沿海經濟帶,長期在為國民經濟的持續穩定健康增長做出貢獻。但同時,這片與東瀛列島隔海相望的富庶之地也很容易成為敵對勢力心懷叵測的目標。如果戰爭來臨,一旦這片人口密度極高,經濟價值極大的東部沿海經濟圈遭受打擊,對國家整體經濟,對人民百姓生活的傷害將難以估量。  為了捍衛國家主權和安全不受侵犯,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近年來,人民空軍和海軍航空兵在均衡應對周邊各方威脅進行軍備更新的同時,仍然在東海方向上做出了重點加強。
  2、日本F35和美軍F22將嚴重威脅中國領空安全
目前,美國空軍的F-22 型第四代隱身戰鬥機已多次前往琉球基地輪換駐訓,2017 年,F-35A 也將來到山口縣岩國基地完成首次海外部署;而根據計劃,塗著刺眼的旭日旗的F-35 也將在同期交付日本。隱身戰鬥機對中國空防體系的威脅已經不是論文上的數據和可能性,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面對前所未有的威脅,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在國產第四代戰鬥機服役前勢必會有一段處於局部裝備性能劣勢的時期,必須通過紮實嚴格的訓練和演習強化自身實力,以體系的力量限制敵優勢裝備性能發揮。而大規模空中力量演練,無疑是檢驗和展示這種實力最好的方式。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東海一線上,解放軍殲-10 、殲-11 和蘇-30 等第三代戰鬥機部署總數已達200 架以上,這一數字已和日本全國部署的F-15J/DJ 型戰鬥機的數量相當。而且在不久的將來,還將有更多性能更先進的改進型第三代戰鬥機到來,替代部分老式裝備,進一步強化“以優勝優”的裝備體系,以期奪取東海上空的製空權。  現代戰爭不僅僅是先進戰機數量與性能的比拼,更是體系能力的對抗,要讓手中的戰鷹真正耳聰目明牙尖爪利,各種型號的特種飛機必不可少。而我空軍目前唯一編制完整,裝備有空警-2000 、空警-200 等先進空中預警機和“高新”系列電子戰飛機的空軍航空兵某特種機師和海軍航空兵某特種機師也均部署於東海方向。  一攻一守,作為航空兵力量的有力補充,部署在長三角周邊的多個裝備著紅旗-9 、S-300PMU2 等先進的遠程防空導彈的空軍地空導彈部隊將在綿密的雷達網的空情保障下和殲-7E 、殲-8F 等改進型第二代戰鬥機相互配合,捍衛領空不受侵犯,保衛東部沿海重要軍用和民用目標,為空軍航空兵的攻勢力量集群解除後顧之憂。  這種高密度部署表明,即使人民軍隊長期身處和平年代也時刻不敢忘戰,更不畏戰;即使日本再有祭出其慣用的偷襲伎倆先手傷人的想法,以解放軍在東海部署的空中力量仍然足以震懾其不敢輕舉妄動。
  3、只有貼近實戰化的演習才能提高危機到來時的應對本領
雖然在現代空中戰役中高科技所佔的比重越來越大,但是無論到了什麼年代,戰爭中人的因素永遠非常重要。隨著空軍近年來訓練演習朝著常態化、實戰化方向發展,以“紅劍”、“藍劍”演習為代表的集體對抗和飛行員自由空戰競賽性考核,正鞭策著飛行員們不斷在近似實戰的對抗中找出差距、提高自我。
  自2013 年我國宣布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以來,美日等國的作戰飛機多次不經報備,試圖在識別區邊緣“打擦邊球”,妄圖挑戰我防空識別區,因此東海一線航空兵部隊的緊急戰鬥出動次數也大大增加。新浪軍事之前就 ​​曾判斷,在識別區上空和外軍飛機鬥智斗勇,無疑對他們的能力和膽識是極大的鍛煉。這種鍛煉將幫助他們在內部的演習對抗中樹立信心,反過來,這種信心和演習中所學所得也會讓他們在和真正的對手較量時更加游刃有餘。
  曾多次抵近監視美韓軍演的濟空航空兵某裝備殲-11 的部隊就在2012 年的“紅劍”演習中取得各參賽航空兵部隊總分第一名的優秀成績;日本航空自衛隊的“老朋友”,南空航空兵某老牌勁旅在同年的自由空戰競賽考核中也斬獲了兩頂代表空軍戰鬥機飛行員最高水平的“金頭盔”;而多次出動攔截外軍飛機的東海艦隊航空兵某團更是享譽全海軍的“海空雄鷹團”,訓練標準一直走在全海航的前列。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參與本次演習的“空中驕子”們,配得上他們座下價值上億人民幣的先進戰機,配得上“祖國領空的捍衛者”的榮譽。
  4、本次東部領空大規模演習堪稱嚴苛的檢驗性考核
此番演習,可以說是解放軍在兼顧其他國家安全方向上正常戰備執勤訓練的同時,在國家安全威脅最大的方向上,也是空防力量最強大集中的方向上對航空兵力量進行的一次檢驗性考核。根據公開消息,解放軍之前曾在2008 年、2010 年和2013 年三度舉行較大規模的大機群出動演習,2008 年12 月的演習在西沙海域,主要是檢驗空軍在該海域的組織出動能力,震懾周邊宵小;2010 年8 月的演習在黃海海域,主要是針對當時的美韓聯合軍演,展示解放軍在黃海海域的控制能力;而2013 年9 月的“使命行動-2013C ”跨區機動演習作為整個“使命行動-2013 ”大演習的一部分,則和當時南海周邊較為緊張的局勢有關。
  “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雖然我國曾多次申明,舉行軍事演習並非明確針對某一國家,但從以上幾次演習的時間和地點可以看出,解放軍大規模空中力量演練也並非完全“無的放矢”。
  從整體戰略層面上說,隨著日本安倍政府近期作出的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為代表的一系列危險舉動,以及其背後勢力對這種危險舉動的放任和支持,中國顯然有必要,也有能力在東海方向上以“亮肌肉”的方式做出有效應對。
從安倍再次組閣上台來的一系列舉措不難看出,其朝著極端右翼的方向鋌而走險的決心是其獲得背後勢力支持的重要條件,而這種鋒芒畢露也是在目前亞太地區格局下其背後勢力所樂於看到的。想粉碎日本右翼勢力及其同盟​​的陰謀,只有通過強大自身實力,讓敵知難而退一途,正所謂“止戈唯武”。
  今年這些被某些媒體渲染為“三軍四海六軍區密集軍演”“前所未見”的大小演習,也正是“止戈唯武”的體現。想打造完美的“中國夢”,就需要“強軍夢”提供一個安定和平的發展環境,這是千百年來顛撲不破的真理。對於人民軍隊和從事國防事業、熱愛國防事業的人來說,中國夢就是強軍夢。
  後記 
新浪軍事為此總結:可以肯定的是,本次規模龐大的演習前後少不了境外媒體的煽風點火,尤其是日本和美國媒體已經開始表達了關切。甚至有些干擾民生的指責言辭,對於這些跳梁之輩,我們盡可一笑置之。沒有安全,哪有民生?他們越不安份、越是跳腳就越說明,本次演習真正做到了“打蛇打七寸”,打到了敵對勢力最敏感的神經。(作者:新浪軍事楊哲)
http://mil.news.sina.com.cn/jssd/2014-07-28/14057.html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