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主vs法官:紅眼島10/20

 

我是司法黃牛

我最近失業了

我很眼紅民代

尤其中央民代

尤其立(/)院院長

自從王院長關說司法後

就少有苦主願花錢找咱

還說咱常黃牛

這不是廢話嗎

台灣的法官不容易收買

尤其經過司法獨立運動

粹都逼不了判死刑

何況一頭黃牛

除非有力人士

尤其握有司法預算力委

加上立委立法關說無罪

牛也說不過一力委

 

奇怪耶

台灣人不是反對關說嗎

但當立(/)法院院長

成功地關說司法個案後

台灣馬(總統馬上開除

立法院院長不分區黨籍

理盲濫情的呆歹灣人卻

反批馬對台人無情無義

 

反對關說別人而已啦

好比改革只能改革別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楨 的頭像
阿楨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