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從爆料中聯重科國企非法之「硬骨頭」,到承認收錢抹黑1的「賤骨頭」,新快報之羊城集團非但沒包庇、而是整頓開鍘了新快報社長總編輯。反而是島內外反中的媒體名手名嘴政客民眾/學者專家教授,以新聞自由/程序正義,在媒媒相護2、批判中共沒新聞自由3
  理盲濫情的霉體銘手酩嘴政剋冥眾/邪者磚家叫獸、怎能容許親中言論4,阿楨館長不怕被打為中共同路人?
  怕啥?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一路走來只依理性專業事實戲(謔評)論,不信、有詩為証:
  相關資料
1.詳參【圖博館】:媒體殺人
2.詳參【圖博館】:媒媒
3.詳參【圖博館】:中國式 
4.詳參【圖博館】:禁親中
 
    名嘴邏輯:邏輯邪62/66
 
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
依理性專業事實地研究結論
台灣名嘴邏輯的巔峯之作是
【禁閉邏輯】所詩洪仲丘案
 
洪案是夠屍(死人了嘛)
也很鹹濕(腥煽了幾週)
但這廝只會嚎哮那來邏輯
 
名嘴的邏輯可不得了
酩嘴是媒體的嘴炮
霉體又是無冕王
醉漢喪失心智
故罵人無罪
 
奇怪耶
民主的人性論乃惡
且認為權力會腐化
故三權要監督制衡
那為何唯獨第四權
媒體不受任何監督
 
有啊
人民的閱聽收視率在監督呀
 
真好笑
理盲又濫情的民粹能監督啥
霉體酩嘴冥意冥眾只會共犯
 
難怪
在網路匿名的鄉民噴子糞青之噴糞下
全球霉體會腐敗成不能吃的「三民自」
所以不可能逼名嘴與媒體反省和道歉
資本主義下的一切啥都不怕只怕了錢
除非立法懲罰這廝霉體和酩嘴到破產
 
新快報社長、總編和副總編被免 2013-11-02 北京新浪網
 
  11月1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有關負責人就《新快報》記者陳永洲案件查處情況發表談話,要求全國新聞單位和新聞記者吸取教訓,要求各地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依法查處新聞敲詐和有償新聞等問題。
  該負責人表示,《新快報》記者違法違規問題影響惡劣,嚴重損害了媒體公信力和新聞記者的社會形象,教訓十分深刻。希望全國新聞記者認真吸取陳永洲的教訓,築牢法律底線、恪守職業操守,自覺維護新聞記者的社會形象。
  該負責人稱,針對此案暴露出的問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已要求各級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繼續加大對虛假新聞、有償新聞、新聞敲詐等問題的整治力度。
  11月1日下午,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決定免去新快報社長、總編輯李宜航和副總編輯馬東瑾的職務。由羊城晚報社社委孫璇擔任新快報社新社長兼總編輯。
  相關新聞
《新快報》事件 羊城集團開鍘整頓
新快報頭版就陳永洲收錢發表失實報導致歉
 
從「窮骨頭」到「賤骨頭」2013-11-05  旺報短評
 
   世界變化太快,陳永洲事件印證了這句俗語。繼被檢方批准逮捕後,廣東省新聞主管當局最近又吊銷了他的記者證,《新快報》社也遭到全面整頓。轉瞬之間,《新快報》的「窮骨頭」已經粉碎性骨折,變成了一堆「賤骨頭」。
     儘管一些媒體人和法律界人士仍然懷疑央媒、警方與國企間可能的幕後勾結,但陳永洲和《新快報》身敗名裂已成定局,並殃及整個大陸媒體界的公信力。雖然陳永洲是否有罪尚待法官一錘定音,但事件發展到今天,著實暴露了大陸心照不宣的種種媒體亂象。
     早在事態急轉直下之前,曾因率先曝光「三鹿」奶粉醜聞而名動天下的記者簡光洲就指出陳永洲自身可能也有問題,即報導不專業,則批評無底氣,「正人先正己,媒體也到了需要反思的時候」。
     陳永洲東窗事發後,更是有媒體同行出來自我檢討:「長沙警方是否有問題,問題多大,都要自省新聞這個行業有無問題,問題多大。在抓記者之前,這個行業已經爛透了,與中國的大社團、官僚體制所爛程度別無二樣」,「我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這個行業同樣有很多底線被突破。」面對南方同行的狼狽,《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只能長嘆,並把可能的原因歸結為一線記者的收入長期處於停滯狀態。
     網上最近流行一篇題為〈記者和報格〉的文章。作者兩度引用了民國時代《大公報》總編王芸生的一句話:「我們報紙成天寫文章罵政府有一幫貪官汙吏,現在我們報館也出這種事,叫我們還怎麼寫文章?」今天重溫,尤其振聾發聵。
  相關新聞
公權力藏鏡人 陸媒體淪寒蟬
兩岸員警 拘留權力大不同
程序公正才有可持續的正義
新快報記者被捕案大逆轉的四大疑問
 
收賄、濫權、誹謗 「原子彈」炸翻中國新聞圈2013-10-26澳洲日報
 
  廣東「新快報」記者陳永洲,昨天出現央視每節整點新聞報導,剃著光頭的他向警方承認收受錢財,發表不實報導,其中一次就有五十萬元人民幣,消息如「原子彈」炸翻整個大陸新聞圈。
  熟悉媒體圈的人士指出:「記者收錢在大陸稀鬆平常,但像陳永洲一次就收五十萬元,並不多見,這也顯現大陸媒體界的陋習依舊存在。陳永州被抓后,同業圈裏就流傳他收錢當打手。」
  大陸記者的整體薪水待遇其實不低。
  從學校畢業薪資為人民幣三千到五千元不等;四、五年經驗的記者,月薪大概在人民幣七千到八千元;黨報最舒服,月薪輕鬆過萬。
  除此之外,還有「車馬費」(紅包),通常一件新聞車馬費約二百至五百元人民幣不等,還要看所跑的路線,愈是商業類、財經類的新聞,車馬費愈高,有時一整個月下來,車馬費比本薪還要高。
  主辦單位都會先准備好「稿費」,希望來採訪的媒體能幫多報導、多曝光,對多數大陸新聞從業人員來说,這種「對價關係」早已習以為常,已經成為潛規則裏的一部分。
  但陳永洲案,是收受賄款后,利用媒體的權力,以不實的內容、誹謗的角度去攻擊當事人,達到破壞他人名譽的目的,這與拿錢(車馬費)辦事的型態不同,突顯大陸部分媒體從業人員的新聞操守問題,尤其是在新快報這樣的一個大報,更讓人咋舌。
  台灣早期也曾出現過花錢請記者發新聞(或不發不利自己新聞)的情況,但隨著時代進步,目前台灣已少見這樣的陋習。
  台灣的記者雖然已少利用職權做非法的事,但居間在黑白兩道之間游走,成為白手套、或通風報信,反倒成為台灣少數記者的另一種違法模式。
 
黑心商品和黑心媒體【聯合報黑白集2013.11.24 
 
商業周刊發表「牛奶駭人」的報導,本是為強調黑心商品的主題,但現在因檢驗方法和報導時機受質疑,前衛生署長葉金川直接以「黑心媒體」形容商周。並有遭商周點名的食品廠商,經農委會檢驗產品證明未含禁藥,已對商周提告。
   「黑心媒體」四個字何其沈重。目前食品安全風暴,已經令人人自危,此刻商周把牛奶這個品項挑出來檢驗,對很多消費者來說是又一次信心打擊。商周的作法是盡媒體責任,或擴大恐慌呢?但連商周「總編輯的話」也自己承認是「一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則如此刊登,難道不怕被質疑是先留下卸責的退路?
   食安風暴繼續延燒,但有很多話題已經到了流言亂竄、真偽莫辨的地步。一開始的大統混油事件,孫璐西教授就「獨排眾議」地挺身強調,不含棉酚的棉籽油是可食用的油,並非毒油;即業者或許標示不實,但並不見得是使用違禁添加物。葉金川稍早也曾為文指出,銅葉綠素及銅葉綠素納都是合法添加物,可允許於特定劑量下添加於特定食品項目中;他強調食品安全事件有些屬「殺人放火」等級,有些則是「小偷」或詐欺事件,「不是每個事件嚴重性都一樣」,故希望不必誇大炒作。
   黑心食品重創台灣商譽,尤其很多老牌子也淪陷其中,令人無法想像、無法原諒這些大廠甘願犧牲商譽以求利。而商周在台灣媒體界也具有一定的地位,向來並不是走炒作八卦題材或捕風捉影路數者流,如今卻被專家指為「黑心媒體」。我們只能說,商譽無價,黑心之路莫行!
  回應(詳參【圖博館】:台灣黑      聯經改內戰  自由  誰的民視   三立也
黑心商品和黑心的三民自年媒體除外~還有黑心嘴砲~黑心政客~及黑心民進黨及黑心民進黨外圍團體~更甚的街頭紅衛兵與黑心暴民~會丟糞便噴漆丟鞋ㄛ~哀台灣也變黑心囉~黑黑黑嗎~兜一樣啦染黑到發亮
   聯合報也沒有好到哪...
黑心媒體...早就存在了. 只是黑心媒體..只是一直黑心地.. 煽風點火..惟恐天下不亂 以由中取利.. 而一般民眾不察... 把是非善惡錯亂 ..利害輕重給混淆了. 看看自由..蘋果... 就明白什麼是黑心媒體的. 尤其媒體..逮住廠商小把柄... 他們所作的....行勒索之實啊..
   台灣製造就是黑心產品保證,別再自欺欺人了啦,台灣的黑心技術是來自日本,再傳到中國.但中國的官方中共是嚴格取締.
 
希望之聲、央廣 爭議再起【聯合報2013.11.22 
 
具有法輪功背景的「希望之聲」電台與央廣的爭議再起。央廣今年八月發函要求合約到期後不續約,希望之聲不滿,向美方「告洋狀」,多位美國國會議員向我方表達關切,驚動總統府高層,國安會今將討論對策。
希望之聲與央廣已合作七、八年,希望之聲租用央廣台南分台設備及天線對國際發聲,雙方合約今年十一月及明年一月陸續到期。央廣以「分台整併」為由不予續約,但希望之聲認為該分台並無拆遷需要,質疑背後動機。
希望之聲柯姓負責人曾發函央廣表示,他們曾負擔相關設備維修費用,實際了解該分台天線及設備也沒要遷台、整併;央廣突然要終止合約,「非常訝異」。
  回應
   法輪功是掛著宗教自由招牌,賣的是詆毀糟蹋的政治宣傳,台灣何苦捲入爭議?
   法輪功本來就是個騙子+流氓組織,美帝的一條狗,現在跟主子的另一條狗吵起來了,看美國主子如何調停吧
(楨:新唐人、大紀元……皆反中共「法輪功」之媒!詳參【圖博館】:《新興宗教初探》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