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歹灣的霉體常罵官員看報看電視治國1,如今它們更要官員看紀錄片《看見台灣》2《十二夜》治國。
  治個屁!這鬼島,個個自認是神聖真理。真搞不懂馬為何啥都要拿來背負責任3,就讓環保與開發4動保與人權5的各派,相互鬥爭自生自滅6。馬拿狗子多管閒事,最終只會被嫌。
  是嗎?那館長更無言了,文首文中贈詩四首以悼之!
  相關資料
1.詳參【圖博館】:名嘴治  
2.詳參【圖博館】:看見了台灣又如何
3.詳參【圖博館】:啥都要馬
4.詳參【圖博館】:環保與經濟
6.詳參【圖博館】:夜市自生自滅
 
    動物權:邏輯邪13/66
 
現代的養寵物和動物權保護運動
比上 不如古代的唯靈論
認為人是萬物之靈
「神愛萬物」 但
神派人管理萬物
「民胞物與」 但
異於禽獸者幾希
比下 不及原始的泛靈論
認為萬物皆有生命
「圖騰崇拜」 但
其實是殺來祭拜
對現代人應沒啥吸引力
但其運動勢頭卻很大
真令人困思 吊詭
 
別困於運動者詭論
運動那有啥邏輯
但憑勢力立法
粉絲屌絲之聲勢
便能逼吃狗族上吊
 
人家的邏輯可長了:
「動物有和人一樣有追求最大幸福及最小痛苦的權利」
所以禁止動物的馴養 實驗和食用
 
那就用各種方法增加動物的幸福
仿馬術之馴養 順其好動天性
獅虎狗熊猿猴能在馬戲團表演
那就用各種方法減少動物的痛苦
改善實驗室飼養場屠宰場環境
人就有邏輯可實驗食用動物了
 
反對者和贊成者都有套套邏輯
邏輯學果然是門很邪門的邪問
更邪門是立院門內憑勢力立法
 
    懸崖躍馬:戰爭瘋炸90/99
 
美國(歐巴)馬面對財政懸崖
美國國債高達GDP的一倍
依經濟學教科書國家要破產
美國媒體名手名嘴政客民眾
學者專家教授卻要懸崖躍馬
不可減少財政支出和印美鈔
台灣馬(英九)面對財政懸崖
台灣國債不到GDP的一半
但台灣馬卻憂患意識到
若不改革油電年金健保
在馬任期後國家將破產
台灣霉體銘手酩嘴政剋冥眾
邪者磚家叫獸卻要懸崖勒馬
不可進行油電年金健保改革
 
台灣馬書呆子讀壞了頭殼
尢其是留美的政治學博士
被美式民主洗腦到不了解
民主是老大自欺欺人幻想
美國馬有民粹相挺
又在全球搶回美金
不怕墜落財政懸崖
台灣馬竟敢迕逆民粹
進行憂國憂民的改革
難怪會被人推落懸崖
 
中國先秦政治家早就說
民不可慮始而只可樂成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若不是早已迕逆民粹進行改革
德國怎能躍過2010年歐債風波
絕非台馬憂天
不躍馬改革 台灣即將墜崖
不勒馬印鈔 美帝也將墜崖
 
問題是
人家德意志有堅強的意志
台呆歹則是形音義一家人
呆到不知不改革即將墜崖
歹到改革只能改革到別人
 
6488分之6483【聯合報黑白集2013.12.09
 
  六四八八分之六四八三,這不是繞口令,亦非算術問題。這是新聞報導屏東縣府去年收容流浪動物的安樂死比例,用除法的答案是「處死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二;用減法則是六千多隻當中只有五隻留存活口。「收容所」的名稱,直接叫做「動物墳場」,更貼切一點吧?
  最近因「十二夜」紀錄片,引發民眾關切流浪動物問題。這部電影的回響,無法用票房數字來顯現,因為許多熟知台灣流浪貓狗命運的人,根本沒有勇氣踏進戲院去觀看這部電影。
  但我們還是該強迫自己去直視殘酷事實,問一問:當面對生命議題,為何台灣竟然是這樣一個殘酷社會?根據農委會資料,過去五年內台灣共處決三十七萬隻流浪貓狗。喜歡看日本節目「寵物當家」的人,看過「再見可魯」、「忠犬小八」而感動不已的人,想一想,那三十七萬隻被處死的貓狗,哪一隻不曾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如果給個活下去的機會,哪一隻不是像雅夫和大介、像可魯和小八那麼可愛?
  流浪動物的問題,不能只停留在「愛牠就不要棄養牠」的口號。技術層面,當然要繼續改善收容所環境、提高認養率、取締養殖場、絕育代替撲殺等等,努力的目標是像日本因公務員的愛心而做到地方收容所「零安樂死」的紀錄。
  但核心概念還是在於:我們要怎麼教導下一代愛護生命?怎麼向社會推廣生命教育?一隻圓仔,甚至一隻塑膠的黃色小鴨,都號稱給苦悶社會帶來療癒效果;那五年裡撲殺的三十七萬條生命,卻消失於無聲無息。這種數字,不正是和「看見台灣」裡的殘破山河一般,值得台灣人自問:我們對這塊土地做了什麼事?愛台灣,想要讓台灣變好,就別迴避這個問題!
  回應
繳稅給政府...不援助流浪漢...反而要養流浪狗嗎?孟子 :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對流浪動物有愛心...就自己多去領養...不要自己不養...反而要叫政府出錢養
  不奇怪,台灣人最殘忍,沒有尊重人以外生命的觀念,愈往鄉下愈明顯。養狗不看好,又不肯花錢結紮,也捨不得打預防針,生出小狗亂跑偷尿尿就被鄰居抓起來往牆壁活活摔死,媒體一報狂犬病就靠北要政府提供免費疫苗,不提供就把小狗丟棄活活餓死。某國中生到處抓甲蟲(獨角仙),弄死數百隻來作標本收藏,家長老師不制止,還被稱達人。整天說鄉下人最淳樸可愛,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真是諷刺。
 
用米格魯實驗 農委會:反對也得做【聯合報2013.08.17
 
  為釐清國內狂犬病毒疫情,農委會近日將針對十四隻米格魯進行動物實驗。動保團體昨在臉書發出抗議訊息,截至晚間至少已有四千名網民按讚連署,要求農委會重新評估。
  為了解狂犬病毒是否會傳染給犬隻,進而威脅到與狗親近的人類,這項實驗將在米格魯近淋巴處的咀嚼肌肌肉組織,注射染病的鼬獾腦組織狂犬病毒,只要米格魯發病就會被安樂死,以便取得腦組織進行檢驗。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昨在臉書粉絲網頁張貼抗議訊息,短短幾小時,吸引數千名網友按讚抗議,留言也累計近七百篇。有人批評「難道狗命不值錢?」,也有人不捨米格魯可能發病而死,直說「怎麼不拿人做實驗?」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志工倪京台說,國際文獻都顯示狂犬病毒會感染包括狗在內的溫血動物,農委會拿米格魯來實驗,「意義何在?」且就算實驗中的米格魯沒被感染,也不代表狂犬病毒就不會感染狗,就像人被感染也只有三成發病機率。
  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長蔡向榮說,米格魯動物實驗勢在必行,即使外界反對,「硬著頭皮也得做」,將根據替代、減量、精緻化的實驗動物三原則審慎處理,絕對會以尊重生命和負責任態度執行實驗。
  為何挑選米格魯?蔡向榮表示,米格魯體型適中、個性溫和,本來就適合實驗的犬種;他說,狗比貓更多人飼養,而嚙齒類鼠類防疫上不具重要性,動物實驗還是以狗為主。他也說,雖然狂犬病毒可感染所有溫血動物,但不同病毒株的感染力還是有差別。
  家畜衛生試驗所將購入數十隻米格魯,預計下周就開始動物試驗;由於狂犬病潛伏期約一到三個月,農委會預估至少得等到十月才會有初步結果。
  相關新聞
中研院副院長:米格魯是標準實驗動物
  回應
  台灣的濫情與理盲 已到病入膏肓程度
  理盲腦殘的假動保
  全世界都是拿米格魯當動物實驗的,沒知識也要有常識,這件事再一次顯示媒體的膚淺與無知.
  現有的狂犬病文獻及臨床報告還不夠嗎? (楨:那各國又何必再做?)
  這是不得已之惡.反對的人不必假道學.否則所有以動物做實驗的科學研究都要關閉.白老鼠不是生命嗎?猴子不是生命嗎?
 
動物權萬歲?‧科學人 2014/02/07薛莫(Michael Shermer)
 
人類擁有優越的智力、語言與自覺,這些經常成為支持人類把動物做為食物、衣著以及娛樂的理由,也就是優勝劣敗的道理。德伏里斯(Mark Devries)執導的電影「物種歧視」(Speciesism:The Movie)是對上述說法的有力反擊。2013年9月,我參加了這部電影在美國洛杉磯的首映,戲院裡擠滿了動物保護人士,他們為普林斯頓大學的倫理學家辛格(Peter Singer)瘋狂歡呼。辛格與德伏里斯在片中指出:某些動物要比某些人更聰明,好比嬰兒、昏迷的人及智力嚴重不足的人。德伏里斯對我說,人類佔有道德優勢的說法已站不住腳,「非人類動物的利益比人類的利益較不重要的假定,可能只是『物種歧視』的偏見,就如同『種族歧視』是對某些人種有所偏見。」
  我想我是個物種歧視者。我發現沒有多少食物能比一塊瘦肉帶給我更大的滿足,我也喜好皮革的觸感;當我聽到某位農場主人拿兩塊磚頭給馬去勢的笑話時,還忍不住笑出聲來:「這麼做痛不痛?」「只要小心不打到拇指就不痛。」提倡動物權益的人士說,動物正面臨一場「大屠殺」,我對這種類比也難以接受。歷史學家帕特森(Charles Patterson)在2002年出版的《永恆的特雷布林卡》一書中,首次使用這種類比,德伏里斯則把它影像化:把工廠化農場的建築規劃圖與奧許維茲集中營的牢房做對比。這種類比的缺失,在於加害者的動機。我寫過一本有關大屠殺的書《否認歷史》(2009年由加州大學出版社發行修訂版),看得出農場主人與納粹黨徒之間存在著巨大的道德鴻溝,就算是受營利所趨的工廠化農場主人,邪惡程度仍遠遠不及納粹頭子艾克曼及希姆萊。同時,在工廠化農場中也看不到「勞動帶來自由」的標語。
  然而,我不能說那些把工廠化農場與集中營畫上等號的人完全錯了。1978年,我在加州州立大學福勒頓分校念研究所時,在實驗心理學的動物實驗室打工;我的工作之一是實驗結束後把剩下的老鼠處理掉。我收到的指示是使用氯仿把老鼠安樂死,但我有所遲疑。我想把牠們帶到附近的山丘放生,因為我覺得讓牠們在野外遭到掠食或挨餓而死,都好過吸入麻醉劑。但放生實驗動物是違法行為,所以我還是用麻醉氣體把牠們處死了……那是我做過最糟糕的事之一。
  哺乳動物是有感覺的動物,希望活下去並害怕死亡,演化賦予了所有哺乳動物求生、繁衍及興盛的本能。由演化生物學所顯示的人類譜系聯結,提供了擴大道德圈的科學基礎,不只包括所有人類,還涵蓋所有具有情感的非人類生物;這可是過去兩世紀以來推動權利革命所成就的事。
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ART_ID=497088
 
流浪狗才是“台灣之恥”2013/12/27 2
 
某報以“台灣之恥”來報導流浪狗故事電影。它說地方政府撲殺流浪狗,收容所設施鄙陋是“台灣之恥”。
  到底什麼是“台灣之恥”? 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吧?
  流浪狗當然應該撲殺,世界先進各國皆然,何恥之有?
  對地方政府而言,流浪狗的收容所設施重要,還是治水,還是環保,還是食安,還是學校設施重要?地方人士透過地方預算自行決定,何恥之有?
  你外人跑來拍拍記錄片,賺人眼淚,賺人的錢,不可恥?
  台灣之恥,是國民不負責任,養狗不登記,不絕育,不愛了就棄養,任其生死不顧。
  台灣之恥,是一群自以為是“愛心媽媽”的,也不領養流浪狗,卻四處餵食流浪狗的混人。
  台灣之恥,是文人藝人,不問事情本末,拍攝這類濫情民粹電影。
  台灣之恥,是媒體不教育大眾負責養狗,反而胡說八道,指責政府撲殺野狗。
  台灣之恥,是政府不重罰養狗人士不掛牌,不登記,不負責,棄養及虐待動物。
  台灣之恥,是幾十年來,讓流浪狗問題滋生,不管不抓,不有效處理。
  我四月時回台遊礁溪,在市中心見一野狗,只有三條腿,霸占十字路口及人行道,逢人就撒野嚎叫。我在那市中心的星巴克等人,一個小時左右,只見遊人過客幼兒無不嚇得四處躲避,那才是台灣之恥。
  我們這UDN部落格,還不時見人自吹如何每日去四處,甚至山裡,餵食流浪狗,以為是愛心禮佛。大家還給她按讚,差一點沒寵為“台灣的最美”,“軟實力”的表現。
  這種無知愚蠢,才是“台灣之恥”。
  本末倒置,是台灣的常態嗎? 搞關說的,是沒有敵人的,沒人指責的好人。倒是偵辦“關說”的被檢評,被監察,被起訴?
  同樣的本末倒置,不負責任的養狗人與棄狗人,滿街亂跑撒野的流浪狗,誤用“愛心”的餵野狗人,濫情的文人藝人,民粹的媒體,這些才是“台灣之恥”!
  怎麼撲殺野狗的收容所成了“台灣之恥”?
  回應
  難得看到一篇反向思考的文章.....似乎也言之成理!以生命體來說,撲殺確實是殘忍了些,以目前情況而言,好像也是不得不之做法!
  其實應該學日本...流浪狗7天沒人領養就安樂死...不用等12天,美國也是7天...1年安樂死流浪動物500萬隻.全台灣2300萬人[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出錢來領養的動物...為甚麼要叫政府養下去?一個民主政府...想花預算養這種沒人要養的流浪狗的話...這種預算 是不可能通過民意檢驗的...對無人領養的流浪狗...政府花錢做安樂死...已經是盡力站在人道立場做的不得已選擇.除了美國日本是七天沒領養的流浪動物就安樂死......以[歐洲]來講...也幾乎都會做動物安樂死...英國/愛爾蘭/德國/瑞典/芬蘭/波蘭/荷蘭/義大利/匈牙利/挪威/西班牙/葡萄牙/丹麥還有其它一堆國家...都會執行動物安樂死...收容天數不一...(阿爾巴尼亞跟亞塞拜然之類...沒有做動物安樂死的國家...大概是虐殺吧)........但是台灣的動物保護團體不敢告訴大家吧... 
  謝謝你指教~~你不是台灣人吧,關於台灣浪狗事我已經研究和探討以及親臨其境九年多.我不到處餵狗,但是如果遇到了我會幫忙牠~~母狗結紮後找人認養.
我在網路[筆幹]不少棄養狗的人,當中很多是親自送狗入公立收容所安樂死的人,
我不停在UDN宣導流浪狗有多可憐就是希望這裡有人出手幫忙宣導,我曾經對著一個不肯幫狗結紮想讓那隻米克斯狗生下小狗的人差點下跪,請那個沒水準的人把狗送去結紮,後來他不得不送去結紮~~子宮已有九隻胎兒,我們非常努力地在幫台灣政府做事,但是我們卻不入流~~市政府有環保志工 有巡守隊  有家暴組 ~~等等編制,遇到選舉時旅遊吃飯送紀念品,唯獨沒有出錢出力的動保志工,還被排擠。我們都知道要如何做才能減少很多浪狗,但是我們沒有權力~~政府才有權利搞。你說的部份有道理,而那些膚淺的道理所有關心浪狗的人都知道,連沒讀書的歐巴桑都知道。要怎麼做也都知道~~我們不是不會做是沒權力,那是中央與地方都要去做的事
  謝謝留言,讀了你的反應,也到你的部落格讀了一些你的文章,我很感動,也很難過。我想台灣有許多人(甚至海外僑民,我也願意當你的志工)都會支持你,改善對於動物的待遇。是不是最重要的是成立一個組織?(你有一個fb的網頁嗎?FB的穿透力似乎大約UDN) 透過組織的力量,我們才可以對政客與媒體施加壓力,讓他們改善這個問題。
  政府能做而不做 ,這叫失能 . 政府需靠民間動保團體與愛心人士三催四請才辦點事 ,這叫失格.
  政府失能失格,是人民的責任。樓下小朋友抓的瑞士狗收容所,台灣也可以蓋呀?有錢嗎? 台灣人願意像瑞士人一樣的守法,一樣繳稅嗎?
  閣主根本瞎掰(或者樓主眼中世界先進各國只看到中韓等殺狗貓吃狗貓肉禁摩的惡質代表?)試論各國處理流浪狗的方法
http://sylvia102.pixnet.net/blog/post/25263897
驚人的瑞士巴塞爾收容所!這並非台灣無法實現的夢
  自己找來的資料都不先讀清楚:台灣人民如先進國民一樣守法嗎?一樣繳稅嗎?你讀了德國收容所是民間辦理的嗎?瑞士的流浪狗住的可能比你還好,你願意出錢(繳稅)來辦嗎?你想過,當一個社會人人守法,負責,沒有人棄養時,街頭的流浪狗如同走失的小孩,當然大家都在幫忙照顧,幫他回到父母的身邊。當然,也沒有人“撲殺”流浪狗。可是台灣是這個階段,這個情狀嗎?如果你能讀英文的話,可以找到一些未經過濾的資料,例如上登的CNN報導底特律的流浪狗問題:流浪狗捕獲,如無人領會或認養,7日後即安樂死!如果,你去搜尋,七日可能是世界通例,不是“十二夜”!
http://www.savedogs.org/forum/article_view.html?f_no=28014
 
虛偽的人類,吃素比較好 2013/8/8 
 
中午吃著椒麻雞餐,突然與已經離開雞間的雞雞產生了心靈上交會,雖然沒看到雞頭上的雙眼,但隱約之中感受到雞雞對J教授的期待,決定有時間來分析一下資料,替雞雞說句公道話。
●人類是一種很虛偽的動物,從動物保護法就可以看出端倪。動保法第1條開宗明義表示:「為尊重動物生命及保護動物,特制定本法。」尊重動物生命、保護動物,為何條文中一堆內容是有關於規範人類如何屠殺動物的條文,本法規定應該改名為「動物處置與管理條例」、「送動物上西天與管理條例」,我覺得比較符合實際狀況。
●其次,動保法裡面有很多名詞,延伸出來的相關條文中,暗藏著對於不同動物的歧視。首先,核心名詞為「動物」,動物底下還包括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寵物及其他動物等類別。裡面等級最高的當然是寵物,其他的都是規範怎麼樣才能夠讓動物有尊嚴慘死,以降低人類內心罪惡感的規定。
●動保法第6條是很重要的條文:「任何人不得惡意或無故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為達到本條文的目標,我們應該吃素,否則就是逼迫屠宰場的員工違反了第6條。或許有人會說,為了葷食者的生存權利,當然可以殺雞宰羊。但你去問問雞跟羊,他們一定認為「為了填飽人類的肚子」,絕對無法成為殺害他們的正當理由。
●動保法第10條也蠻有意思的。「於屠宰場內,經濟動物未經人道昏厥,予以灌水、灌食、綑綁、拋投 、丟擲、切割及放血。」人道昏厥?我看了網路上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資料,就是弄到昏再給他死,該網站有建議什麼撞擊法、CO2昏迷法。各位,當你享用符合這些程序的肉品,塞到嘴巴吃到爽的時候,就會感受到尊重生命及保護動物嗎?
●雞跟羊等對於動保法第12條也不太爽,該條第3項第1款規定,人類不能為肉用、皮毛用,或餵飼其他動物之經濟利用目的,而宰殺犬、貓或販賣其屠體。為何犬貓可以比較爽,雞跟羊等動物認為本規定違反了憲法平等原則?
●結論:人類依舊是原始而虛偽的動物。
  回應
  賤人(類)就是矯情! 向來服膺西洋文化的政府,連如此矯情法律也拾人牙慧. 唉!
http://blog.udn.com/kf0630/8112244
 
    膳堂:鄉村瘋景79/99
 
如果教堂墮落為叫堂
要怪野蠻的台灣蕃仔
那麼善堂墮落為膳堂
就怪吃素的中國佛教
 
去怪美國耶教吧
不管
黑人的靈動療傷
白人的驅魔治病
全都鬼叫鬼叫的
還有
吃肉使地球暖化
吃菜才節能減碳
體內體外皆環保
素食可身心靈了
 
如此說來
吃素的中國佛教
不只不是
原始佛教的叛徒
台灣齋教的齋姑
也不辱中國觀音
 
全都假吃素之名啦
人原始是雜食動物
只因現代吃太多肉
高貴的野蠻人 便
流行吃素心靈環保
那些素食可精緻了
膳齋堂齋就心不齋
 
    禁食權:邏輯邪14/66
 
我只知絕食是種反抗權
禁止他人食用某種食物
禁食權有什麼邏輯可言
 
老大的邏輯唄
好比老大的女人
小弟不能玩
老美的寵物
管它阿貓阿狗的
當然不能吃了
 
原來如此
難怪印度阿三的聖牛
再怎神聖
也不能像寵物權成為
普世價值
 
此即美人卵(軟)實力之可怕
假寵物權之名
賺寵物之商機
 
資本主義的本質
有價格才有價值
養牛商機上千億
怎能禁食牛肉
寵物商機幾百億
怎能食用寵物
 
你對西方資本主義有偏見
人家以鯊魚瀕危禁食魚翅
 
還不是假瀕危之名
鮪魚不也瀕危
怎不禁日本生魚片
生食雖野蠻但有老大們商機
魚翅雖精緻但沒老大們商機
 
養者莫拋棄,食者不虐殺(楨:各愛各的各吃各的,只是愛狗派不准!)
 
玉林狗肉節引發爭議,是愛狗有理還是吃狗無罪?難道只有東方人吃狗肉?伴侶型動物又怎能是盤中餐?從廚房到臥室,中國人為何都喜歡狗?愛狗與吃狗只是一個文化之爭。養者莫拋棄,食者不虐殺,應是人類和狗狗之間最基本的約定。
  玉林狗肉節惹爭議 愛狗派PK吃狗派
近日,在廣西玉林,居民們正準備舉行一年一度的狗肉節,而動物權益保護組織極力批評這項不安全且殘忍的活動。
  對於廣西玉林的居民來說,夏至吃狗肉是一種傳統。許多人都珍視玉林的狗肉文化,而這一文化還帶動了狗肉火鍋以及烈性糧食酒的銷售。
為了阻止吃狗肉的行為,動物權益保護者採取了發佈公開信以及抗議等許多措施。
  玉林官方表示,當地政府沒主辦過這種活動,也沒提倡過。狗肉節的狗都是當地農民飼養的,活動是自發的。 [詳細]
  為什麼吃狗:現代文明衝擊下的傳統民俗
  關於吃狗肉的一些歷史
  狗肉,在中國某些地區,又叫“香肉”或“地羊”。
從新石器時代開始中國人就食用狗肉。這種文化在古代東亞被廣泛傳播。佛教傳到日本以前,日本人也吃狗肉。中國北方遊牧民族因為喜歡獵狗而不吃狗肉。因為這些遊牧民族 在五胡十六國和南北朝時代控制中國北方,中國北方人也把狗肉認為是低等食物。但是中國南方人在廣東,廣西等地方還繼續食用狗肉。朝鮮,越南也保存這種傳統文化。
  狗肉食用在東亞為最普遍,但在世界其他地區也有,其中也包括歐洲和美洲。[詳細]
  中國人因為吃狗肉,長年被西方國家鄙視 [詳細]
也有西方人主張吃狗肉。2010年,有兩位新西蘭人 ,一個叫羅伯特-韋爾(RobertVale),一個叫布藍達-韋爾(BrendaVale),兩人合寫了一本書,號召大家起來吃狗肉。他們的書名就是《是該吃狗的時候了——可持續生存的真正指引》(TimetoEattheDog: TheRealGuidetoSustainableLiving)。按照他們的說法,一隻中等體積的狗平均每年吃掉1 46公斤的肉和95公斤的穀物,生產這些肉食和穀物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新科學家》(NewScientist)雜誌對此問題很關心,也比較慎重,專門請了一位叫約翰-巴雷特(JohnBarrett)的學者重新做了研究,其結果與兩位新西蘭人的結論大同小異。巴雷特先生還特別強調:“從碳排放的角度說,養條狗確實很奢侈。” [詳細]
  愛狗與吃狗——悖論中的中國人
做為伴侶型動物的狗,是寵物狗或工作犬,他們以家庭成員的一份子出現,以人類的朋友或搭檔身份出現。
  而做為盤中餐的狗肉,在食客們眼中,並不是那個溫順、知心的伴侶,那就是一份美食,和豬、牛、羊、雞在本質上沒有區別。
  “如果因為愛狗就不能吃狗肉,那難道豬、牛、羊就應該被吃?他們不也是陪伴人類千萬年的動物?”這是很多愛狗者經常會遭遇到的提問。
  而且做為老饕的食客們,如果你去問他,你吃狗是不喜歡狗麼?答案也不一定是肯定的,愛吃狗肉的食客,也有很多是愛狗者,只是他們愛的只是和自己相關的伴侶狗、寵物狗。
  從愛狗到攔車救狗——已之所欲,強施於人?
  就因為錢 解救流浪狗“善事爛尾”
近年來,已經發生數起因屠狗、吃狗引發的動物保護者與運狗、販狗商戶之間的衝突,其中尤以攔車救狗一類事件極易引發爭議。
  以2011年京哈高速攔車救狗事件為例,300多名動物保護志願者攔截了一輛載有520只待宰狗的貨車,雙方同時報警。僵持了15小時後,這些狗被一家公司和基金會,以及志願者們共同集資10萬元買下。
  在整個事件中,最引人非議之處在於,被救助的500多條狗確實是手續合法的,商販有相應的檢疫證明,運到吉林長春屠宰供食用,並據目擊者指出,其中很少是寵物狗,因此愛狗人士們攔車救狗之事就變得合情合理卻不合法了。
  此事還沒有完,被救下來的狗何去何從?當時就有專家指出,這五百多條狗均患病症,五年內花費可能超一千萬!由於拖欠救治費用,兩年後,十家寵物醫院與中國小動物保護協會及相關公司對簿公堂,討要治療費總計50余萬元。甚至有新聞標題稱:就因為錢,解救流浪狗“善事爛尾”。[詳細]
  只因已之所欲,便能強施於人?
如果僅僅只是因為愛狗就“攔車救狗”,實質上是以道德的名義去踐踏法律。愛貓還是愛狗,都不能成為他人的“綱常律令”。 [詳細]
  我和狗狗有個約定:養者莫拋棄,食者不虐殺
無論如何,愛狗與吃狗,這是且只是一個文化之爭,不是制度之爭,這裡不存在道德水準的高下,只有文化的不同。我們可以激烈地呼籲、說理、辯論、各種行為藝術,但是,就是不能有絲毫強制。
http://news.sina.com.cn/z/dog/
 
戴更基對Cesar Millan 《報告狗班長》節目的評論
 
  1、Cesar 即使根據國家地理頻道的說法,他不是訓狗師,而是行為矯正師,其實他只是墨西哥自學的訓狗師。沒有行為學的理論基礎,而擅自執行行為矯正。
  ……………  
  另外我也呼籲台灣的媒體、藝人、立委、NCC的朋友們,拿出魄力來,把國家地理頻道的這檔節目趕出台灣。不要因為日本可以播放就表示我們也會接受,台灣需要受到尊重。
  回應
  Cesar在矯正狗狗時的一些拉扯或是踢的動作,他都有在動作前先跟飼主說明並且強調是輕輕的,如果大力的踢或扯,狗狗難道不會哀鳴嗎?難道不會退縮害怕的動作出現嗎?況且日本也有許多訓練師是用類似的手法在訓練狗狗,況且他對於不同類型的狗有不同的矯正方式,請不要以偏概全!節目尾端也都標明了:影片中的訓練方式不見得適合所有的狗狗。適不適合,我想飼主都很清楚,與其評論他虐狗,你們倒不如花心思去關心那些棄養寵物的主人,他們才是名副其實的虐狗。
  我看過影片後覺得其實他的踢法無傷大雅,只是一個attention,要狗注意或是打斷牠的某些不好的意圖,並非虐犬
  我並不覺得Cesar有暴力傾向.狗就是狗.講的聽不懂.用點小動作讓牠懂.如果真的傷害了狗.狗主人會放過Cesar嗎?美國人最注重人道.難道會任由Cesar傷害他們的狗嗎?真的傷害了他們的寶貝狗.早就不知有多少官司纏身了!拉狗跟勒狗.碰狗跟踢狗.請不要混為一談!
  我反而覺得體罰教育 其實還不錯說 馬上就讓你知道做的對不對
http://pets.nownews.com/2011/07/22/11507-2729742.htm
 
《報告狗班長》將在台播出 戴更基及多位訓練師聯署反對
 
  台灣國家地理頻道即將在8月推出關於狗行為矯正的節目《報告狗班長》(The Dog Whisperer),沒想到未開播先惹爭議!國內知名動物行為專家戴更基醫師、響片訓練師黃薇菁等人,都出面反對該節目訓練師凱薩米蘭(Cesar Millan) 所使用的踢(點)狗、拉扯及勒狗、使用P字鍊等方式,事實上這些方法也受到美國獸醫及行為學會(AVSAB) 及多個相關組織的抵制。戴更基醫師不謹批此方式為古老又過時,還說「不問行為學家的意見就播放節目,這等於問保姆怎樣打小孩讓小孩聽話,卻不問教育學者的意見。」
  凱薩米蘭(Cesar Millan) 在《報告狗班長》(The Dog Whisperer)系列節目中,所使用訓練的方式遭到國內外多個組織及獸醫師、訓練師反對。對於節目即將在台播出,讓從事響片訓練已有6.7年的黃薇菁相當憂心,怕要是在台灣播放後,會引發一般飼主及大眾效法踢狗訓練。她說:「如果《國家地理頻道》不知道台灣不需要更多會踢狗和不當對待動物的人,我們的責任是讓他們知道這一點。」
  台灣國家地理頻道回應解釋:「Cesar 運用的方式,主要在針對具有攻擊性的狗,這些狗因為不易控制,在美國若無法妥善處理,往往只有安樂死的命運。經由Cesar 的訓練,每年改變了無數狗狗的生命,讓牠們免於被安樂死的命運。因此國內也有推崇Cesar訓練方法的團體,並當成教材使用。」
  不過就像體罰之於孩童,有許多支持正向訓練的飼主也認為「任何不該用在兩隻腳孩子身上的方法,就不該用在四條腿的孩子身上。」戴醫師也說:處罰、體罰小孩,在國家地理頻道認定為錯誤的方法,卻把處罰、體罰動物當成沒有問題,這點更顯現出國家地理頻道的偏執與自大。
  對於網路上流傳Cesar 以不人道方式訓練狗的影片,台灣國家地理頻道宣稱「影片是經過剪接,已失去原始畫面完整的前後訓練經過。」也在聲明文中說「西薩不勒狗、不踢狗、也不打狗。他使用他的手、腳和腿來引導、分散注意和幫助狗兒做牠們需要做的事。這些動作或行動從不是虐待性的。當有必要在一場致命的對抗中拯救狗兒的性命時,一些肢體上的干涉可能是難以避免的。」
  不過戴更基醫師也認為:「Cesar 確實踢狗、勒狗也打狗,這點鏡頭沒有說謊,每個人都看到了,國家地理頻道不要欺騙消費者。」
  美國舊金山「動物防虐協會附設訓練師學校」(The San Francisco SPCA-Director of The Academy for Dog Trainers) 主持人珍唐納生(Jean Donaldson),也曾經針對Cesar 提出評論:「即使用最寬鬆的狗訓練標準來看,利用肢體的對抗來處理具有攻擊性的狗,或是用窒息式勒頸來訓練感到害怕的狗兒們,都顯得過於粗暴了。行為訓練專業一直以來,都在穩定的增加它的專業性,技術上的精密與人性化標準卻因此遭受重大挫折。長久以來,我深深的因為米蘭先生方法的普及,與如此多可能效法他方法人們而感到困擾。節目的名稱用"whisper"(耳邊低語)這個字,來形容節目中這些不可思議、暴力和技術不健全的方法,也是很荒謬的。」
  事實上狗攻擊人必有因。國內訓犬師熊爸也在今年台北寵物展的講座中分享,狗絕對「不喜歡」也不輕易咬人,牠們通常在面臨「緊張、害怕、焦慮」情緒下,才會出現攻擊行為,而且剛開始只會出現三級訊號,例如透過安定訊號:打哈欠、別開頭、舔舌頭等,來排解內心的壓力,再來是露牙、低吼甚至空咬,目的只是告訴人「請不要再惹我、傷害我。」
  要改善狗攻擊行為,除了先「改變環境」和「避免惹牠生氣」之外,飼主平常也可以多多獎勵你家的狗,可先從簡單的互動開始,只要牠做對了任何事或只要牠乖巧,都給牠讚美與獎賞、讓牠心情好。這些都屬於「正向增強」且人道的訓練方式,雖然不是「速成班」,不過一旦狗狗的精神壓力慢慢釋放後,攻擊的行為自然也會減輕,漸漸尋回對人類的信任感;就像人只要心情好,就不會隨便發脾氣。
  若人類誤解狗的肢體語言,進而持續威脅、處罰、打罵,才會讓狗為了保護自己,加劇攻擊的強度。而「以暴制暴」雖然表面上壓制狗、令狗服從,但實際上狗的心理壓力並未解除,還會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戴更基醫生也補充說,其實《報告狗班長》節目Cesar Millan 的許多理論仍是值得參考的,只是不贊同踢(點)狗、拉扯或勒狗,因為人類難以掌握適中的力道,他擔憂一般民眾看了之後有樣學樣,造成狗狗受傷,甚至將暴力或虐犬行為合理化。
  相關引述來源:
→ 戴更基醫師對Cesar Millan 《報告狗班長》節目的評論(完整全文)
→美國獸醫及行為學會(AVSAB) 反對Cesar Millan(英) 
→ 反對Cesar Millan《報告狗班長》節目在台灣國家地理頻道播出聯署(@Facebook)
→ 台灣國家地理頻道發佈:關於《報告狗班長》(Dog Whisperer)的疑慮及回應
→ 熊爸:狗狗不喜歡咬人 飼主不要幫牠「練功」!
http://pets.nownews.com/2011/07/22/11511-2729679.htm
 
專家稱熊膽作為中藥材廢存之爭是中西文化衝突 2012-02-18 廣州日報
 
2月1日,中國証監會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公布了一批IPO申報企業基本信息表,其中國內規模較大的熊膽系列產品研發生產企業──福建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歸真堂”)赫然在列,隨即引發動物保護組織和眾多名人的抗議。
  前日,中國中醫藥協會回應質疑,“活熊取膽”符合技術要求,動保組織受西方利益集團資助,反對中國黑熊養殖和名貴中藥企業。
  去年9月底,本報記者應中國中醫藥協會邀請,前往福建“歸真堂”下屬、中國南方最大的養熊場,零距離接觸“活熊取膽”的全過程。
面對“道德情感”,技術能否說明一切?
  由于歸真堂所生產的熊膽系列產品原料需從黑熊身上直接提取,這種原料獲取方式使得歸真堂上市計劃甫一披露就遭外界質疑。歸真堂在其官方網站上稱只是“利用高新技術,以黑熊自身軟組織為引流管(即無管引流),採用活熊人工無管自然引流的方法定時引流熊膽汁”,並強調“符合國際野生動物組織關于野生動物產品利用的要求”。
  有媒體稱,亞洲動物基金會已向福建証監局發出聲明,表示“活熊取膽是一個殘忍而不必要的行業。為抽取膽汁,要在取膽黑熊的腹部通過手術制造一個長期不能愈合、深入腹腔直達膽囊的傷口。這樣的傷口以及每日反複抽取膽汁的操作,給被取膽黑熊造成長期的巨大折磨。我們認為,一家以活熊取膽為主業的企業,不應獲得上市批准”。 
  中國動物保護記者沙龍發起人張丹也在此間表示,將迅速與相關動物保護組織溝通,利用一切可能的行動,堅決抵制歸真堂登陸資本市場。
去年初,歸真堂打算上市的消息傳出後,動物愛好者以動物受到殘忍對待和消費者可能受到傷害為由掀起了抵制行動。動物保護組織認為,歸真堂是國內規模最大的熊膽系列產品研發生產企業之一,如果在交易所上市,其規模就會變得更大,就會傷害到更多的黑熊。
  據歸真堂介紹,目前其養殖場有黑熊400頭,為中國南方最大的黑熊養殖基地。該公司表示,計劃用上市募集的資金建設總規劃面積為3000畝的養殖基地,把黑熊養殖規模擴大到1200頭。
  “活熊取膽”技術 已發展至第三代
第一代 獵熊殺熊取膽
第二代 “有管”技術
在熊的膽囊處裝有不鏽鋼或硅膠引流管來獲取熊膽汁,由于有異物感,熊常去抓撓引起局部炎症,痛苦萬分。
第三代 “無管”技術
月熊3歲後全身麻醉,通過人工手術造瘺連接膽管。不取膽汁時,熊自身的脂肪會把瘺完全堵住,使膽汁不外漏。
 
活熊取膽 過程無痛反遭質疑 2012-02-23 旺報 (楨:活蛇取毒呢?)
 
 來自各地的百餘名記者實地見證「活熊取膽」過程。(中新社) 
 歸真堂現場演示活熊取膽的6步驟,分別為:熊從舍裡爬到專門的籠子裡;饑餓的熊進食;工作人員使用專用設備在熊腹部開始引流;引流出的膽汁被裝在一個大玻璃杯;約一分鐘,引流結束;工作人員給引流口消毒;膽汁被裝進容器回收。 
 一位參觀現場參觀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福建記者站副站長梁衛浩在個人微博裡表示:「剛看完取膽引流的過程,約5、6分鐘。引流針長約12、13釐米,圓頭,有點像為藍球打氣的針。熊爬進箱子裡邊吃東西,邊被取膽汁,一聲不吭,光顧吃了,一點沒有痛苦的樣子。」 
 趁著黑熊埋頭吃東西時,工作人員用酒精擦拭黑熊肚子的瘺口消毒,再拿起一根約15釐米長的引流管,輕輕擠壓經消毒處理後的瘺口並與之對接好,紅棕色的膽汁就順著引流管流到杯子裡。 
 300多頭黑熊遭取膽汁 
 一位吳姓工作人員向中新社記者介紹,基地內的黑熊壽命大約40年,熊長到36個月可以進行引流,目前基地裡可引流膽汁的黑熊大約有300多頭,引流完後的熊會自己出去玩,網上流傳的「打鎮靜劑」是非常荒謬的。 
 參觀後歸真堂還舉行了座談,內容包括專家的解讀與歸真堂對網上的一些質疑的回應,以及開放媒體的提問。與會專家包括中醫藥學和動物學專家原衛生部藥政局副局長張世臣、原中國中醫研究院原院長傅士垣、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周超凡、北京飼料工業協會會長謝仲權等人。
 日前,大陸知名運動員姚明與夫人葉莉還專程前往成都新都的龍橋黑熊救護中心。姚明一行人看望了從活熊取膽現場解救出的亞洲黑熊,並對外呼籲,黑熊是一種大自然裡的美麗動物,應一起關愛它們。姚明曾多次為動物保護事業做出貢獻,他號召民眾絕食用魚翅,還拍了「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的公益廣告。 
 福建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0年,是大陸規模最大的熊膽系列產品研發生產企業之一。各大城市加盟店年度銷售目標在100萬元(人民幣,下同)至500萬元不等,一般銷售熊膽粉、熊膽茶包數百元不等,熊膽粉平均售價在130元左右一克。
 
中藥協:無痛無管引流技術無礙熊健康2012-02-17北美新浪
 
  新浪財經訊 2月16日下午消息,今日中醫藥協會在京召開媒體發布會,力挺歸真堂活熊取膽。協會會長房書亭表示,無痛無管引流技術對熊的身體健康無礙,近年來人工養熊技術進步使得野生黑熊數量猛增,反對某些組織用過去落後技術的圖片誤導公眾。 
  新技術對熊身體健康無礙熊,擋住了歸真堂的上市之路。圍繞著活熊取膽的問題,動物福利慈善機構、網友、中藥協會以及歸真堂展開激烈爭論。 
房書亭稱,他們對取膽和非取膽的熊進行測量,發現二者在生命體征、健康指數方面是基本一致的。 
  中藥協稱取膽過程很“舒服” 
房書亭說,網上反對活熊取膽主要是一個情感方面的問題。“反對活熊取膽是可以理解的,但個別組織反複利用過去的血腥的圖片誤導公眾,是對養熊事業的中傷。” 
  他說現在的取膽方式已經有了很大進步,“取膽汁過程就像開自來水管一樣簡單,自然、無痛,完了之後,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覺沒什麼異樣!甚至還很舒服。”房書亭說。 
  他隨即補充道:“網上有人說,你又不是熊,你怎麼知道熊舒服?給你插一個管,你舒服麼?”他以得了直腸癌的病人為例,說現在給熊取膽的過程和得了直腸癌的人排便過程類似,並不痛苦。 
  人工養熊保護了野生黑熊 
房書亭說,在80年代中期以前,養熊場管理混亂、技術落後,鐵馬甲、小籠子成為黑熊的生存環境,十分殘忍,但在無痛無管引流技術引進以後,再加上國家有關部門三令五申,以及對非法養熊場的大力取締,目前黑熊的生存環境得到了大大的改善。 
  “養熊場從90年代初的480個養熊場到目前規範為68家。人工黑熊的數量突破1萬只,可取熊膽的黑熊數量為6000只到8000只左右。”其中,200只黑熊數量以上的大型養熊場約有10多家,主要集中在黑龍江、吉林、四川、福建等地,黑熊數量增長率達到10%至20%。 
  房書亭說:“買賣產生殺戮,如果沒有人工養熊,可以想象現在野生黑熊的數量會有多少。” 
  他認為,人工養熊保護了野生黑熊,中國野熊的數量穩中有升,已經從以前的8000多頭,發展到2002年增加到46000頭。 
  熊膽替代品還沒出現 
房書亭承認,目前德國、意大利已經有兩個廠在生產人工合成的熊膽。“經過研究,他們有天然熊膽一定的功效,但在臨床上是有一定差異的。”他還以著名的急救藥安宮牛黃丸為例,稱現在用人工牛黃、人工麝香制成的安宮牛黃丸,被証明在功效上明顯不如以前的。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4/112012022300136.html

 

創作者介紹

圖博館

阿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